您的位置 首页 爱情文章

马德里的黑夜

看文章记得上经典文章网,一切为了给你好看。

  1

  岁月如雨洗刷着渐渐褪去的炎热,然后透过微凉的空气在路旁嫩绿的石榴叶上静静地铺开,闪烁着点点斑斓,像那跃动的精灵在寂寞的哼唱。

  时光就这样,一如既往,不拖延,也不早到。

  黄昏来临之前,行人的面容上总会镶嵌几点惬意,慢慢晕开,开放无比鲜艳的热烈。

  郑希是一名摄影师,为了拍摄异域风情的照片,不远万里独自一人来到西班牙,在马德里住下已经有些时日,但他感觉有很多地方并没有走过,更别提拍摄到那种独特的照片来完成此行的目的了。

  在马约尔广场,郑希拿着相机,拉伸的镜头转向最近的那间咖啡馆,因为他发现有一位坐在靠窗位置的女孩正看向他。

  相机刚好隐藏住郑希一脸的不解,他觉得这个修女好像在哪里见过,却又一时想不起来。

  然后,郑希拍完一组“落日余晖”之后便收拾背包回酒店了。

  可惜,今晚的郑希躺在松软的床上却一夜无眠,只因为又想起在咖啡馆透过镜头看到的那名女孩。也从来没有这样的悸动在他的心里忽然升腾而起,好似女孩的脸上反射的惬意不是投在镜头里,而是在他的心里。

  郑希,坐起身,走到窗前,俯视着灯火通明的街区以及巷尾的繁华,心情似乎也缓缓明朗了许多。

  2

  郑希手里拿着一张门票,是一对西班牙夫妇因喜欢他拍的照片,所以送给他一张皇家歌剧院的门票作为答谢。

  本来想打的士去剧院的,郑希想着多发现一些美好的景色,于是便一边走一边拍照。

  在路过修道院的时候,忽然被几名修女的的谈话吸引了过去。

  “今晚,我们的演出,你们知道女主角是谁吗?”一名修女说道。

  “快说吧,玛吉,你别卖关子了。”另一名修女急切的说,其他几名修女也附和着说。

  “是慕瑾,那个可恶的女人。”名叫玛吉的修恶狠狠的说道,“咱们老院长对她是特别的照顾,等到明年老院长经过终身愿,慕瑾就要成为院长了。哼,她凭什么。”

  “据说,慕瑾可是阿格蕾丝氏族的人,有点来头的。”一名修女插话说道。

  “谁知道是不是老院长为了能照顾她编造的理由。”玛吉抢先说道。

  “好了,好了,不要说了,我们再去排演吧。”几名修女小声的说道,便转身先走。

  “好,我也要多练习,不能输给慕瑾,我要看看她今晚有什么能耐。”玛吉一边走,一边说道。

  郑希也没有太过在意几名修女之间的议论,又拍了几组修道院建筑的照片,便按着地图的指引继续走。

  皇家歌剧院内,郑希找到自己的位置,这里是剧院观众区中最高的位置,整个表演台尽收眼底,此时,他更加感觉那对夫妇的答谢是多么贵重。

  郑希感到经过音响播放的音乐仿佛被后期处理一样曼妙动听,享受过一大段音乐之后,节目单上中文翻译的《修女剧》准备上场。

  只是,当修女们上场的时候,似乎有一些混乱,好像发生了什么事情。

  在主持人说了几句抱歉的话之后,等大幕再一次被拉开的时候,修女们才开始投入的表演。

  郑希觉得《修女剧》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精彩,很多情节过度的很生硬,不过,这丝毫不影响整晚的美好时光。

  3

  郑希背着“madeinchina”的旅行包,走在城市道路两旁的人行横道上,因为不大熟悉路线,所以郑希又一次来到了马约尔广场。

  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当他习惯的用镜头找灵感的时候,无意间发现上次坐在咖啡馆靠窗位置的女孩再次出现。

  这一次,出于好奇,郑希走向这间咖啡馆。

  他用极其生涩的西班牙语跟女孩打招呼,“你好,我是郑希,来自中国”。

  女孩冲着郑希笑,说道:“我是阿格,本地人。”

  郑希又说:“我是一名摄影师,不过不熟悉这里,你能做我的导游吗,请你在这里喝一杯咖啡。”

  女孩面带西班牙固有的好客热情,很友好的答应了。对着郑希说道:“不过,我习惯每天都会在这里喝一杯午后的咖啡,闻一闻地中海的阳光透过喧嚣的街区带来的一份惬意。”

  “没关系,可能我还会习惯看这里的风景呢。”郑希略带喜色的说道。

  喝过咖啡,阿格对郑希说:“明天在这里等我,带你去拍照。”

  郑希挥手与阿格作别,看着眼前的女孩,慢慢隐退在拥挤的人潮之中。

  4

  依旧是午后,土黄色的塔顶风向标上几只白鹳正翘首凝望远处。

  郑希将地图仍在了床头,收拾好背包便去赴约。

  当郑希走到咖啡馆的时候,发现阿格已经坐在靠窗的位置等他了,几句寒暄过后,阿格便带着郑希去了皇家植物园。

  在植物园,郑希拍了好多奇花异草,这些在国内根本就没有见过的植物,让他如同没见过世面的孩子一般。

  阿格耐心的给郑希讲着每个植物的名字,时不时还会带上几句幽默的西班牙方言。

  尽管郑希听不全懂,但是,他认为眼前的阿格是一个好女孩。

  在长椅上休息的时候,郑希问阿格:“为什么你知道那么多植物的名字呢?”

  “因为小时候,我爸爸在这里工作,后来。”阿格一边说,脸上一边聚集了些许的忧伤。

  “后来怎么了。”郑希注意到阿格的表情变化,急忙问她。

  “后来,在一场大火中,我爸爸为了保护紫金莲的种子而过世了。”阿格的眼泪顺着脸颊一直流淌着。

  “对不起,对不起。”郑希递给阿格纸巾,却在交接的时候,碰到了阿格的手指,瞬间仿佛触电一般,两个人互相看着对方,默然无语。

  只闻到微风吹拂着花香的在空气中骚动的浓郁,慢慢渗入落日的昏光里,两人似乎都在等待被什么东西叫醒,才能够不想起刚才的尴尬。

  “明天还是在咖啡馆,我带你去一个地方。”阿格开口说道。

  郑希点了点头,似乎还在回味刚才闻到的醉人的花香。

  5

  在去往卡塞雷斯古城的路上,拱型星门前,郑希突然忍不住对阿格说:“我们拍了第一张合影吧”。

  阿格看着郑希真诚的邀请,犹豫了一下,便答应了。

  而行人的匆匆忙忙,却掩盖过郑希没有经过萃取的心思,他侧脸瞥见看着阿格的笑脸,是那种眼睛也会跟着嘴角一起扬起的美丽。

关于作者: wenzhang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