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励志文章

拐角处的爱情

看文章记得上经典文章网,一切为了给你好看。

北方的冬天最温暖的地方对于穷人们来说也许就是浴场,也就是北方人说的澡堂。天寒地冻的时候到澡堂里蒸一蒸,泡一泡,是一种简单的幸福。小雪刚到北京一个月,一个月前,杭州的公司总部宣布要外派两个人去北京,小雪第一个报名。其实不需要挣抢,根本没人愿意去,北京的分公司建在郊外的郊外,所处环境差,办公条件更差。但是小雪愿意去,因为她的他在北京,他们已经过了两年的牛郎织女般的生活,两年来他们一年只能见一两次面,其他的联系是靠电话、网络来保持的。如果小雪能去北京,他们就能天天在一起了。

  可是,到了北京,小雪傻眼了。她所在的公司在顺义,而他是在房山,一个在东北角,一个在西南角。见一次面仍然不容易。但是这样的距离毕竟比杭州到北京的距离近的多,每逢周末,他们就能聚在一起了。虽然平时的联系仍然要靠电话来保持,但是毕竟电话费便宜了好多,这样每天再煲一两个小时的电话粥也不会心疼电话费了。他还送了她一个小灵通,并且为她充足了话费——虽然电话一般是他打过来的。所以小雪每天都带着与其他人联系的手机和专门与他联系的小灵通。

  每个周末他们都会相约见面,由于太远,他们通常各自坐一段距离的车,约在中间的位置见面。要么去逛公园,颐和园、北海公园、景山公园、大观园。。。他们都逛了个遍,或者去逛街,西单、王府井。。。逛街的时候他们通常什么都不买,他并不是有钱人,他的梦想是在北京买套房子安置下来,他想给小雪一个安稳的家,但是北京的房价高的惊人,他恨不能不吃不喝把钱全攒下来。这养成了他一分钱掰两半花的勤俭习惯。小雪是个懂事的姑娘,她从不要求他给她买首饰和漂亮的名牌衣服,但是看着其他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姑娘,小雪心里还是有点痛,对他的勤俭行为有些许的抱怨。

  北京的冬天是深入骨髓的冷,天气越冷澡堂生意越好。初到北京的小雪还不好意思在澡堂里与那么多人一起赤裸相对,而现在的她,已经入乡随俗,并且加入了喜欢泡澡的队伍。某个工作日,劳累了一天的小雪吃了晚饭就开始整理洗浴用品,准备去附近的一个浴场洗澡。熟悉的小灵通铃声响了,不用看就知道是他打来的,小雪接了,边走边聊,天知道他们怎么会有那么多话讲,每天的惯例是煲一两个小时的电话粥,周末又要在一起讲一天,当然了,通常的开讲人是小雪,她或兴奋或沮丧或伤心的给他讲她一天的经历,她的所见所闻,她小时候的故事。。。他只需要洗耳恭听就可以了,偶尔插上一两句给小雪转换话题。浴场在附近的村子里,要走上一段距离,中间还有一个拐角,拐进胡同就到了。走到拐角时,小雪正兴奋的给他讲述今天上班时遇到的一个搞笑的客户,信号忽然中断了。小雪挂掉电话,刚好浴场也到了。把衣服什物锁进柜子,小雪进到浴室美美的泡了个澡,洗了将近两个小时,北方人洗澡的时间一般很长,这在南方人看来是不可思议的,也许是南北方对于洗澡的心态不同,北方人把洗澡是当作一种享受的,而不仅仅是除去身上的污垢。洗好出来,小雪打开柜子穿好衣服,看到手机上有十几个未接电话,全是他打来的。手机又响,小雪刚“喂”了一声,就听到对方如释重负的声音:“终于接了,急死我了。”小雪掀开浴场厚厚的帘子走出来,一眼看到站在门口冻的哆哆嗦嗦的他。“你怎么在这里?”小雪吃惊的长大嘴巴。他却不说话,激动的抱住小雪,说:“担心死我了。你正说话,突然没信号了,再打小灵通说不在服务区。又一遍一遍的打手机都没人接。我以为你出事了。就赶快赶来了。”小雪心疼的给他暖着冻的冰凉的双手,问:“这么晚了,早没公车了,你怎么来的?”“我打车来的。”小雪不再说话,拥着他往回走。从房山到顺义打车的车费绝对不会少,平时连件T恤都不舍得买的他为了她花了几倍于T恤的钱来找她。

  被人牵挂是件很幸福的事情,小雪紧紧握着自己男人的手,满心的幸福。因为,这是一个值得自己爱的男人!

  作者:雪漫

关于作者: wenzhang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