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励志文章

我,多想亲吻你一下

看文章记得上经典文章网,一切为了给你好看。

  相信吗?你必须要经历一次真正的邂逅,才能知道什么是惊喜,什么是悲伤,什么是故事。

  记得吗?经典的邂逅故事里,桥通常是最佳地点:西湖的断桥、麦迪逊郡的廊桥,还有伦敦的滑铁卢桥……桥把两个彼岸的世界沟通,把两个陌生的心灵拉近又送远。白天里,桥上车水马龙,人来人往,行人步履匆匆,脸上带着麻木的茫然,即使相遇,目光也从对方的肩头滑向的茫然的深处。经典的邂逅常常发生在黄昏的时候,或者是雨天,世界平静了,而人的心情却无端地不安宁了。桥上有风,可能还有点雾,两个陌生的人不小心撞了一下,然后相互打量,已经擦肩而过了,却不期然地相互回了回头……一个邂逅开始了。

  她和他的邂逅没有浪漫的桥,也不在黄昏–那个最容易产生故事的时间,那只是在一个平常的工作日上午,在一栋办公楼里最常见的相遇。

  她生活在一个小城市里,大学毕业后在一所中学里教书,过着平静、刻板、单一的生活。这样的日子过了几年以后,她的感情生活依然是波澜不惊。一个中秋节的前一天下午接到了一封情书,在另一个中学的校长写的,家庭个人条件都彼此相当。男友长得仪表堂堂,气质不错,对她也还好,每天来接她下班,然后也会去看电影、吃饭、跳舞。他们从未红过脸,好像和谐得很,但是她知道他们之间始终没有恋人的激情。现在房子也有了,也订婚了,只等收拾好了就结婚。她觉得自己的生活也许就是这样了,是啊,还有什么可挑剔的呢?每次想到这些,她会在心里轻叹一声,还会有一个影子闪一下。不过很模糊的,很快就过去了,她从未深想这是为什么。

  因为工作的关系,她常去上级单位送报表,那是个十多层的大楼,里面有许多单位,她每次只去六楼,那个主管她们的单位。一次送完报表,等电梯的时候,电梯门打开了,也打开了他们的邂逅。

  电梯门在她面前打开时,他一个人在里面,白衬衫、深色西裤,没打领带,领口微微敞开着,露出里面古铜色的皮肤。其实她并没有细细地看他,只看到他那双注视她的深邃的眼睛,不知怎么心中就怦然一动,急忙低下头去。进了电梯间,她转过身背对着他,想去按楼层时,手伸出了却发现一楼的按扭已经被他按下了。她为自己没来由的一些些慌乱着恼。几秒钟的时间她觉得很漫长,一想到他可能在看着自己,她就觉得如芒在背,只盼电梯快些到。好容易到了一楼,她快步走了出来,头也没回。

  走在回去的路上,她回想刚刚的事,觉得自己很好笑,其实就是一个普通的人嘛,也没什么特别,自己刚刚是怎么了?她微笑笑,想自己以后遇到他绝不会再这样象个中学生了。抬头望着路边的法国梧桐,风吹散她的一头长发,也吹散了刚刚那一瞬的模糊的心动。

  以后她再去那个大楼的时候,也遇见过他几次,有时是他和同事在一起交谈着,他的声音很浑厚,低低的,说起话来缓缓的;有时是他们几个人一起乘电梯,好像都不认识,彼此谁也不说话。但是她每次见到他,都没有像自己预想的那样平静或者无动于衷,心里还是怦怦地跳着,但是至少没有再像上次那样慌乱,她注意地听他和别人说话,也曾细细地假装不经意地偷眼看过他。有一两次偷看他的时候遇到过尴尬,就是他也在看她。但是由于矜持,他们谁也没有说过话。

  再后来,她去大楼的时候就没有遇到过他。当她意识到这个的时候,回想一下,大概有半年没见过他了。他不会是调走了吧?想到这里,她无由地惘然若失。

  外出学习,工作很简单,就是去开会,但是会后组织去省城避暑山庄。这种好事本来落不到她的头上,恰巧局里的人都去过了,于是头儿让学校的教导主任和她一起去。

  当她走进自己的卧铺车箱时,怎么也没有想到会遇到他。他也不觉得张大了嘴巴:“是你?!”“噫?你好!”她也惊奇地叫道。意外的相逢和惊喜让他们忘记了矜持,都觉得格外亲切,好像原本就是老朋友了。

  原来他是派去学习的,这半年来他一直在复习考试、跑学校。难怪没见到他,她想着,嘴角微微浮出笑意。两人不知不觉谈了很多,从上大学到工作,从小时候的事到如今生活的感受。她从没有跟陌生人说过这么多话,她时而开心地和他一起笑,时而低头会心地笑。突然她想到自己的男友,认识一年了,他们从没有谈过这些话,回想起来,竟记不得都说过什么了,好像总是男友在说,她在听,什么事也是男友提建议,她点头或摇头。人呀,多么奇怪,眼前的他,说起来应该是个陌生人,此刻却像是早已相识相知多年的老朋友,而那个快要成为自己丈夫的人,此刻想来,却犹如陌生人一般。而且此刻她更加肯定,男友永远也走不进她的心里面。

  一时的恍惚,让她的眼神迷茫起来。他敏感地问她怎么了,她回过神儿来,不知如何回答。沉默就这样没来由地突然袭向他们俩。

  她怔了好久,不知自己身在何处,脑子里乱成一团麻。他也无言地坐在黑暗中。此刻,上下铺的人早已睡了。“你有女朋友了吧?”她轻声问道,“有过一个,半年前分手了。你呢?”“我有男朋友了,快要结婚了”她觉得说这些的时候浑身的力气都被抽走了,恍惚听到他轻轻“哦”了一声。

  不知他们各自躺下的时候是几点了,总之谁也没有睡意。列车行进中那有规律的撞击声,让这个旅途的夜晚更显寂静。良久,他从对面铺位上坐起来,眼睛在黑暗中望着她:“我,多想亲你一下。”她没有觉得一点唐突,两人隔着狭窄的过道轻轻地亲吻了一下,像多年的情人一样,没有激动、没有慌张、也没有迟疑,一切就那么自然而然。随后两个人对望了一会儿,便都躺下了,但谁都知道对方没有睡着。

  天蒙蒙亮的时候,车快到终点站了。人声开始嘈杂起来,洗漱的、收拾行李的,都在准备下车了。她和他也默默地洗漱、收拾行李,然后就坐在那儿对望着。她看见他几次欲言又止,自己也觉得似有千言万语却不知从何说起。

  “妮妮。收拾好了吗?我们该下车了。”老主任从另一边走过来。

  她给这一声叫得好像突然自梦里醒过来,一下子掉到现实里头。他们随着人流默默地走着。出了站,他伸出手来:“再见。”

  “再见。”

  她望着他远去的背影,心里猛然地抽痛起来,她知道那不是再见,而是可能再也见不着了(MeiWen.com.cn)。她像个木偶一样跟着老主任坐上出租车,车飞快地行驶着,车窗外的景色不停地在她眼前一闪而过,收音机里梁咏琪正忧郁地唱着歌:

关于作者: wenzhang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