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优美文章

遛孙的那个他

你还好吗?等待了多日,她发现那个熟悉的QQ头像突然亮了,她迟疑了半天打过去这么一句话。

我还好,你呢?他很快回了话。

我也还好。她沉默了很久这样回复他。

你过得好就好。男人长吁了一口气,接着问,我们是不是有很多年没联系了?

女人没有回男人话,却向他问道:你知道我是谁吗?

当然知道。无论你的昵称和头像怎么变,我仍然能嗅到你的气息,你信吗?男人自信满满地认为他对面的女人便是那个他热恋过的女人。

曾经因为生你的气,我把你的QQ删了,删了后又有些后悔,我们都到了这个年龄了,我真怕当你不在这个世上时我都不知道女人随这句话发过去的还有一个大哭和一个调皮的表情。

我活得挺好的,不会死的男人安慰着女人。

女人告诉他,她是在一个朋友的空间里发现他的足迹,当看到他的网名和头像仍然保留着多年前的设置,她的内心有着说不出来的激动,忍不住又重新加他为好友。要知道那个QQ号是她为他申请的,网名是她给起的,头像也是她为他选的。

男人告诉她,虽然这些年他已经辗转多个城市工作和生活,但他原来的手机号码仍然保留着,他也不知为何要保留那个号码。

女人打出了一句:是不是为我保留的啊?随即她又把这句话删掉了。于是网络两端都陷入了沉默。

过了良久,男人问女人:你是不是很忙啊?

嗯,有点。女人面对着电脑屏幕上的对话框苦笑。她慢慢站起身,从书房踱到卧室,又从卧室踱到客厅,再从客厅奔向卧室。她从床头柜里摸出一包女士香烟和一只打火机,她小心地拈出一支烟叼在颤动的两瓣红唇间。她的右手几次摁动打火机,颤抖着去点燃那支香烟,可几次都没点着,她用左手的食指和中指把香烟从嘴里夹出,并用双手的拇指和食指把它掐断,做了个深呼吸状。她重新回到了书房。

你不会喜欢看到我吸烟的。女人打出这句话后再次把它删掉。

她关了QQ,面对着电脑显示的桌面图案发呆。那是一幅雪景,厚厚的积雪压着翠绿的松枝,女孩已经笑弯了腰,双手还捧着一个未来得及抛掷的雪球,男孩脸上身上全是雪,脸上的雪并未遮住他那幸福的表情,他把手里的雪球高高扬起,作投射状。

这个画面她已用了很多年了。谁也不知她为何独爱用它做桌面。

那个下午,女人一直坐在电脑前,看着这幅图发呆。后来竟然不知不觉地趴在电脑桌上睡着了。她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她走进了那幅画中,变成了画面中的女孩儿,那个男孩儿也变成了二十几年前的他。他把手里的雪球使劲地抛向了她,雪球重重地落在她的胸口,穿透她的肋骨,射进她的胸腔,直穿她的胸肺,她的心好凉好凉好痛好痛她痛醒了。醒来后的她出了一身的冷汗。

太阳已经偏西,女人没有食欲,也懒得去做饭。她忍不住又登录上了QQ。

他还在,这一次显示的是手机在线。

你吃饭了吗?女人问。

我吃过了,现在正在外面散步。男人快速地打出了这几个字。

现在心情一定不错吧?你是不是在遛狗啊?女人忽然想起多年前她送给他的那条黄毛狗,那条见证着他们之间爱情的爱犬。

哪有空遛狗啊,现在遛孙子还遛不过来呢,呵呵透过屏幕,女人似乎看到了男人那幽默的神情。

女人似乎刚从梦中醒来,她明白,那个让她心痛了一辈子的男人已经不再是雪地上那个男孩,她也不再是那个女孩儿

他告诉她,她离开他的时候,他病了很久,心很痛很痛,去看医生,医生说他得了心病,情结扼住心大动脉。从此,他和酒结了缘,因为酒醉了的时候心不痛,因此伤害了胃,胃总是反抗,状告心的迫害。

静下来的时候,他常想,他和她的爱,一开始就是错爱,师生恋,婚外情,注定一路风雨。想想和她爱的旅途,不算远也不算近,二十几年的奔走,竟然没有走到一起,总是风雪载途,留下的都是之字形的脚印。

他拿起记忆的相机,想要摄下几幅美好的画卷,但每每按动快门的时候,总是她含泪的双眼和哀怨的面容,最终定格的是风雨中一个雨伞下他和她相偎依的图景。

有时他想品味一下他们相爱的滋味,甜蜜,苦涩,酸楚,还有点无奈,真的说不清。

他很愧疚,因为他,她在婚姻的殿堂外徘徊很久,也因为他而匆匆走入又遍体鳞伤的走出,带着女儿去了南方。

从此,他心里沉甸甸的,也许是那堆积如山的情书压得他喘不过气来,也许是那一首首爱的诗篇煎熬得他难以自拔。

他很想念她,很想知道她过得好不好,千方百计地打听。他常常坐在电脑前看着她的qq号发呆。

他退休了。他过上了天伦之乐的生活,每天遛遛孙子,喝茶看报,听新闻,看电视,偶尔上上qq玩玩微信,看上去悠然自得,可他却感到很孤独,也难获得真正的快乐。

终于在那个晴朗的午后,她在qq上跟他打了招呼。他精神为之一振!看到她欲言又止的样子,他心里莫名地感伤了起来。他知道她已经不是那个充满了幻想的青春女孩,她对他的爱已经变成无言的沉默。

如果有一天,我流浪到了你所在的城市,在大街上相遇,你还能认出我吗?女人问他。

我相信我还能认得出,哪怕你变成了没牙的老太婆,可你的神情还在。把这句发出去后,男人又接着写了下去,不管我们的距离多远分开多久,我们的心灵永远是相通的看着自己打上去的这句话时男人苦笑了一下,这句话在二十几年前,他们就向彼此说过。可是如今说出来却蕴含着一种别样的味道。男人想了想,还是别煽情了,别让她在电脑那头再哭个稀里哗啦的。于是他删了这句,而是打出了下面的一句话:我要遛孙子去了,有空再聊。88

关于作者: wenzhang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