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穿越> 侯门嫡妻:夫人,拜个堂
侯门嫡妻:夫人,拜个堂

侯门嫡妻:夫人,拜个堂红两巾

主角:温侯
今天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红两巾的原创小说《侯门嫡妻:夫人,拜个堂》,书中内容充实丰富,诙谐幽默,主角杀伐果断,内容非常棒,很热血的一部小说,剧情跌宕起伏。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单清霜恨死那个戴面具的,那个一言不发就把她抢走的人,偏生又是如此的霸道,他还说,要抢她一辈子。 温侯:我家财万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单清霜:你喜欢我 温侯:我是侯爷!要不了多久还会是......
状态:已完结 类型:穿越 时间:2021-11-24 12:07:18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 章节预览
  • 章节目录

“我答不出来。”这本是很寻常的回答,就算地点特殊了一点,那些先生也不该有如此强烈的反应的。

所以,这些先生是被戳到了痛处。

所以,当温侯不小心说漏嘴的时候,就是老院长也压不下那些几近癫狂的先生们。

仔细听一下,他们还在说呢。

“狂生!你莫要以为会说的一些歪诗就能在此大放厥词,告诉你,这里是祁山书院!”

“速速离开,这里不欢迎你这书生!”

……

“哈哈哈……”这是温侯的笑声,在众多先生的斥责当中独树一帜,顽强的留存着。

躬身一礼,“诸位先生可是好大的正义啊,这也是全怪小子,妄语,妄语罢了。”

又是一礼。

当然,脸上的讥笑又是一个不小心没收住,让那些先生看了一个真切。

“你……”

在那些先生开口的前一刻,老院长发飙了。“够了!你们心里还有没有别的东西,成何体统!”

重重一拍桌子,巨大的响声让那些先生无一不避开了视线,看着那些就是偏过头也依然不甘的面孔,老院长有些沉默。

他也是气急了,不然也不会说出这么重的话,片刻之后,他缓缓说道:“弟子不必不如师,师不必贤与弟子,你们先下去吧,好好想想自己所做是否正确。”

那些先生显然只是针对温侯,对老院长还是很尊敬的,纷纷应下,不过数息之间,这书院正门就显得有些空旷。

“小子,见笑了。”咽下苦茶,老院长说道。毕竟是自己的学生,出了这等问题他这个老师也有些过不去……

“老院长这是折煞学生了,皆是学生惹出来的祸端,学生向老院长赔罪才对的。”

“算了,这和你没什么关系,也是那群不争气的,过几日就好了,不要放在心上。”摆了摆手,老院长也是豁达之人,茶咽下去也就畅快不少了。

不再介怀,老院长第一时间将视线转向他的孙女,“子阑,你说说,为何答不出来。”

黛眉皱在一起,孙子阑轻轻说道:“这首诗不同于寻常律诗,平仄发声也并非讲究,粗略看来,不过一小童拙作。”

当然了,要真是如此也不可能惹得这么多先生大失常态,孙子阑又说道:“可细细品味,就不难发现其中戏谑,修仙问道本就为不羁之谈,却毫不在意这离经叛道之处,更是有秋霜峨眉之戏谑,豪放如斯,子阑不及远矣。”

温侯都要脸红了……

就像鲁迅说了一句晚安就有了那么多的资深解读一样,这小姑娘着实有些东西。

“女先生谬赞了。”温侯肯定不会承认这是他抄的。

听着温侯又一次这么称呼,孙子阑的小脸蛋居然出现红晕,说道:“公子客气了,子阑当不起如此称呼,若是不嫌弃,直呼其名即可。”说完,又是一红。

这有些微妙的表情可是被孙勋奇看在眼里,赶忙说道:“说这么多干嘛,小子,这第二关算你过了,少废话,要继续就赶快,不要就赶紧滚,就当你从来没来过这里。”

“继续。请吧。”

孙勋奇并没有放松什么,干脆挡在孙子阑身前,那如临大敌的样子还真的有些意思。那紧张的样子,温侯总不会对一个小……下手吧。

作为现任院长,孙勋奇的智商无疑不低,所以,很快就想出了对策。“少废话,男子汉怎的如此墨迹,告诉你,第三关是乐理,别说我们欺负你,自选乐器,老……本院长满意你才算过关!”

看似简单,可一个本人满意就将温侯判了死刑。虽说才子大多精通乐理,可是只要孙勋奇打定主意不通过,就是弄出一朵花来也没用。

所以,别惹有闺女的院长。

那孙子阑被孙勋奇挡着,好不容易挤出一个口子,说道:“公子才华绝世,这些琐碎不过愚者所用,想来是手到擒拿了……”

行吧,现成的小迷妹,如果能不当着她亲爹说就更好了。

只见孙勋奇已经没什么表情,盛怒几何之后,往往是有些浓稠的平静,让温侯思考所选乐器,坐到孙子阑旁边静静等着。

有父如此,也不知道是孙子阑的幸运还是不幸……

“可有洞箫。”

片刻,一管洞箫送到温侯身边。一入手,温侯就不得不感叹一声,好东西!

玉屏的小水竹经过名师的静心制作,山水花草无不**如生,几欲从洞箫上走出来……

看着温侯对那洞箫爱不释手的样子,孙勋奇面色终于变了,看向自家闺女,果不其然得到了一个白眼,只能心下感叹女大不中留啊!

把玩着手中之物,温侯却是在盘算着要演奏什么。客气来讲,两世为人几十年里,温侯最擅长的,就是这管洞箫。虽说换了一身皮囊之后就鲜少鼓动,可那几乎是刻在骨子里的东西,是怎么样都忘不掉的。

《梅花三弄》,《平湖秋月》,还有《关山月》这些都不能用,就算温侯臻至巅峰,孙勋奇也绝对能挑几根刺出来。

《梁祝》不太好,况且这是小提琴演奏曲,用洞箫也可以,终究差一点。

下意识的摩挲着那些孔洞,一个名字突然就浮现在温侯脑子里。

迫不及待的试音之后,开始了……

双羽开头,变宫接踵,一股子哀愁,就这么被吹了出来。

悲愁何意,空自嗟叹,遥相可见,那一对碧玉一般的可人,就这么生生的被拆分!

一个是阆苑仙葩,一个是美玉无瑕。若说没奇缘,今生偏又遇着他;若说有奇缘,如何心事终虚化……

兴许是久违重逢的兴奋,温侯初时还有些生涩,没多久就找到状态,那个叫着林妹妹的身影逐渐清晰,洞箫愈发凄清。

婉转曲折,不知为何,温侯突然有些舍不得住嘴。

良久,在第五次吹到结尾之时,温侯总算按捺下心中不舍,将洞箫挪开。

睁开眼睛,大门却不知何时拥挤起来,除了几位刚刚赶来的老先生,全都是穿着文士服的先生学子,冲孙勋奇笑了笑,事已至此,你看着办吧。

  • 奇幻
  • 职场
  • 耽美
  • 言情
  • 专题

最新小说

同类最新

大神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