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奇幻> 异能俏娘子:师兄,放肆撩!
异能俏娘子:师兄,放肆撩!

异能俏娘子:师兄,放肆撩!糖不饱

主角:吴漾
已完结经典小说《异能俏娘子:师兄,放肆撩!》由糖不饱所编写的玄幻类型的小说,小说内世界观大气磅礴,人物的刻画性格分明,故事好震奋人心,语言言简意赅。精彩章节节选:黄毛小丫头身世复杂,身为酷炫“私专者”却深陷三个风格迥异的男人当中。霸道腹黑别扭师兄,冷面清欲护花使者,还有明媚好少年。你方撩罢我方上阵。不是打怪升级老套路,也不是要好不好暧昧没完没了......
状态:已完结 类型:奇幻 时间:2021-10-25 13:14:45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 章节预览
  • 章节目录

每天忙于奔波各种任务,晚上到了休息的时候总是疲惫不堪,白羽眼睛一闭,什么梦也没作,一觉睡到了大天亮。

早晨的阳光洒进吴漾房间里,洒在了白羽的脸上,白羽被阳光叫醒,缓缓睁开眼睛,躺在床上伸了伸懒腰,打了个哈欠,不经意间手臂碰触到了吴漾。

这是什么鬼东西在自己床上?白羽连忙扭头看了看,看到吴漾安静的闭着眼睛,呼吸均匀,俨然一副熟睡的模样,这才突然想起自己昨晚是睡在吴漾的房间里,吴漾的床上。

她小心翼翼的挪了挪身子,找了个最舒服的姿势,仔细看了看吴漾,全然没有要醒来的迹象。

见惯了平日里风风火火的吴漾,这下安静下来,突然有种特别的感觉。

浓密的眉毛,长长的睫毛,高高的鼻梁,再往下,白羽注意到他喉咙处有个一凸起。

白羽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喉咙。咦?怎么自己的没有凸起?平时都没机会仔细的观察他,原来男人的喉咙与女人的不一样啊。

好奇心驱使之下,白羽悄悄的拎起被子一角,将盖在吴漾身上的被子掀起,又仔细的观察起他的身子来。

原来他不是生来就那么黑的啊,没被太阳晒过的地方竟然比平时露在外面的部分肤色浅了许多。

看见吴漾结实的胸肌,上面横七竖八的躺着几道醒目的伤疤,白羽自然而然就联想到了吴漾之前做任务时受过的那些伤,一时心疼起来,伸手轻轻摸了摸这些伤疤。

接着往下看便是八块明显的腹肌,白羽全然忘却了那些伤疤,只感叹道:这小子身材挺好的呀。

见吴漾还没醒,白羽悻悻的笑笑,没敢出声,胆子更大了。

她斜着眼睛瞟了瞟更往下的地方,心里想,男人和女人之间的不同确实是令人好奇的,没见过的总是想看看的,看看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吧。

一番自我心理建设之后,白羽壮起胆子来,目光直接了当的移向了吴漾的下体。

吴漾穿了个大裤衩,裤衩中间的位置微微隆起,这又是跟自己不一样的地方了。

白羽脸红心跳的咽了咽口水,想一探究竟,她慢慢的伸手去想要拉开他的裤衩。

动作非常非常的缓慢,因为紧张双手甚至开始有些颤抖,她从未做过如此刺激的事情,简直快让她的呼吸停止了。

渐渐地,白羽发现这隆起的部位越来越高,越来越高,竟然像撑起了一个小帐篷一般。

白羽赶紧收回了手,仔细盯着这顶“帐篷”,怎么也没想明白是怎么一回事,这男人的身体果然和女人不一样啊,怎么还会变形啊。

正想着,耳边忽然传来了吴漾沙哑干涩的声音。

“怎么?你对我的下体很感兴趣吗?”

白羽吓的一哆嗦,差点没跳起来。

“吓死我了!”

吴漾:“是你吓我还是我吓你呀,昨夜自己主动跑到我床上来睡着,今早又在这仔细观察我的下体?”

白羽脸唰的一下红到了脖子根,赶紧坐直了身子。

“你别瞎想啊,我只是好奇而已。”

吴漾慢慢坐了起来,靠在床头,挑着眉看着白羽。

“好奇啊?那要不要我把裤子脱下来给你好好看看?”

白羽瞪圆了眼睛,“你开玩笑的吧,呵呵……”

吴漾这下乐了,“没有啊,我没有开玩笑啊,我是说真的。”

说完便伸手要脱。

“啊啊啊!别!你别动!”

白羽紧张的闭起眼睛。

吴漾坏笑着,故意调侃白羽,“没关系,怕什么,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是吧?”

白羽赶紧用手捂了眼睛,“别别别……我认怂……我怂行了吧……”

看着白羽一副超级紧张的样子,吴漾噗嗤一声笑出了声。

“哈哈哈……小丫头,没事别瞎挑逗男人,会吃人的。”

白羽慢慢将手指打开一个缝隙,看了看,见吴漾没有再要脱裤子的意思,才松了一口气,将手放了下来,没好气的打了他几下。

“你个臭不要脸的流氓!”

吴漾揉揉自己被打的部位,“我流氓还是你流氓啊,是你盯着我下体看,不是我盯着你下体看好不好。”

白羽白了他一眼,理不直气也壮。

“看就看了怎么了,你一大男人,隔着裤子看一眼会死啊。”

吴漾斜嘴一笑,“是我为人正直,才没把你怎么样。”

“切……”

白羽抱着腿思考了一下,心里忍不住还是想解开一个迷题。

“诶,我说,你……那个……刚才怎么那个地方还会变呀?”

没想到这个丫头知道的不多,胆子却不小,这都敢开口问,这回轮到吴漾面红耳赤了,他赶紧抓起身旁的被子盖住自己的下半身。

“……你能不能别这样啊,小姑娘家怎么不害臊啊?”

白羽一脸茫然,“怎么了?怎么就不害臊了,不懂就问嘛。”

吴漾吞了吞口水,“……你真想知道?”

白羽拼命点头,“嗯嗯嗯!”

吴漾把头扭到一边,支支吾吾的说:“……这叫晨勃……”

“陈伯?”白羽丈二的和尚莫不着头脑,眨巴着眼睛看着他。

“咳咳……”吴漾清了清嗓子,“……哎呀就是早上睡醒了就会这样。”

白羽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噢!你们男人真奇怪诶,为什么早上睡醒了会这样呀?”

吴漾斜眼瞧了瞧她,鬼使神差的补了一句:“也……不是只有早上醒来才会这样,有时候……别的时候……也会这样……”

白羽一脸好奇,“啊?别的时候也会陈伯啊?”

吴漾被白羽一句话噎得慌,“……不是……别的时候不是晨勃……”

白羽刨根问底道:“那别的时候是什么时候啊?”

这话问的,到让吴漾不知怎么接了,他楞了半天,好不容憋出几个字来。

“别的时候……就是做坏事的时候……”

白羽开始还没反应过来,“做坏事?什么……”

“坏事”两个字还没说出口,白羽突然一个激灵反应过来了,脸涨的通红,冲着吴漾的手臂一通乱锤,边打边喊:“啊!你怎么可以跟我说这些?死流氓!”

吴漾这会儿觉得,女人真是可怕的生物,刚刚自己要问,问清楚了怎么还成他的不是了。

“你自己要问的啊?怎么能怪我?”

或许是因为心虚,白羽停了手,撅起了嘴,脸依然红扑扑的。

“不问了,再也不问了。”

然后自顾自的越过吴漾,爬下了床,穿好鞋子,“我去洗漱,你有没有多余的牙刷啊?”

女人真是变脸变得比天气还快,吴漾这还没缓过来,“……有……在镜子后面的柜子里。”

“哦。”

说罢白羽便走进厕所里去了。

趁白羽去梳洗,吴漾起床,到衣柜里翻了干净的衣服和裤子,慢吞吞的穿好。

见白羽半天没出来,他跑去敲了敲门。

“好了没有啊,我要上厕所。”

只见白羽将门打开,撇着嘴说:“催什么,姑娘家不得慢一点啊?去吧去吧……”

吴漾斜嘴笑笑,走了进去,花了不到五分钟,就洗漱完毕,还顺带洗了个头。

昨晚白羽穿着拖鞋就出来了,现在要去房管部拿钥匙,这一路要经过好多人多的地方,她眼睛一转,干脆拉了吴漾去陪她。

吴漾挠挠头,“我很忙的啊,你自己去不就行了?”

白羽:“我要是没穿成这样,也不用你陪我去了啊,好不好嘛,你就陪我去一下,我一个人很丢脸诶。”

吴漾:“我跟你去我还觉得丢脸呢。”

白羽:“喂!不去就算了。”

两人斗嘴已经成了每天的乐趣之一,吴漾得意的笑着,“好吧,看在你那么需要我的份上,我就大发慈悲去一下好了。”

白羽一听吴漾答应了,连忙好声好气道:“我就知道你最好了,回来我请你吃雪糕。”

“……不用了。”吴漾眉毛一挑,真是拿她没办法。

事情总是这样,当你打扮得精致好看时遇不到熟人,等你邋里邋遢出门时却能碰到一大堆熟人。白羽这一路上竟碰到了好多认识的人,还纷纷跟她打招呼,白羽觉得自己的形象实在是羞于见人,只好用吴漾做掩护,躲躲藏藏的跟他们随便回应了一下。

好不容易走到行政大楼门口,周围才没有了人,白羽长舒一口气。

“天!今天究竟是怎么了?我精心打扮的时候,出门连一个鬼遇不到,怎么今天碰巧邋遢了一回,就全世界的熟人都出现了。”

吴漾只觉得她说话是阴阳怪气的样子十分搞笑,甚是可爱,用手挡了嘴偷偷笑了笑。

吴漾:“没看出来你平时还挺注重外在形象。”

白羽:“那可不是。”

吴漾:“不过我觉得你今天这个样子蛮好的,清新脱俗。”

白羽眼睛一瞪,“你是觉得我平时俗咯?”

吴漾:“不是……只是……看惯了你化得精致的样子,像今天这样素素的,也蛮好的。”

说完两人目光忽然相交,彼此都楞了几秒,然后赶紧避开了对方的视线,脸唰的一下红了。

白羽故作镇定,“哎呀,说这些没用的干嘛,快点走吧,我还等着拿钥匙回房间去呢。”

白羽走的快,在前面。上楼时,吴漾一路都没说话,安安静静的跟在白羽后面,看着她纤纤的身量,还有那又长又垂顺的金色长发一直垂到腰间,跟着她的步伐轻轻摇摆着,飘散着很淡很淡的香味。

此刻他想就这样一直看着她,看一辈子,看到天荒地老。这是他生平第一次有这样的冲动,想要告诉她自己的心意,想要问她愿不愿意就这样给他看一辈子。

这样想了一路,不知不觉走到了陆漫老师的办公室旁,他的思绪被房间里的谈话声打断。白羽也听见了,转身看了看他,然后悄悄挪到门口将耳朵贴了上去,吴漾也跟了过去。

白羽小声的说:“我刚才好像听见了私长的声音。”

吴漾示意她不要说话,先静静的听一会儿。

屋内确实是私长和陆漫正在交谈。

私长:“你们已经得到了白晶石,现在才来和我商量,有没有把我这个私长放在眼里?”

陆漫:“您别动怒呀,我们也是情急之下,才擅自做了这个决定,没来得及向您请示,不过,毕竟这次是得到白晶石的绝好机会,错过了,就不知道还有没有下次了。所以……我想私长您用该是能理解的。”

私长:“呵……你什么事都只向安宇怀那个副私长请示,何时考虑过我能不能理解。近几日那安宇怀的羽翼也是越来越丰了啊。”

陆漫:“瞧您说的,安宇怀哪敢对您的地位有所撼动啊,他只不过是为您着想。”

私长:“噢?为我着想,呵,我倒是想听听,他是如何为我着想的。”

陆漫:“副私长他觉得,白晶石仅仅用来惩罚犯错的私专者们并不能发挥它最大的作用,再说……亡羊补牢,怕是为时已晚,我们得在这羊死之前,就预防着它死。”

私长:“预防?”

陆漫:“对呀,我们可以将着白晶石植入所有私专者的体内,只一丁点大小的石头,就能让他们乖乖听话,不敢不效忠与组织,效忠与您啊。”

私长:“呵,我听说,异能者只要接触白晶石,便会浑身无力昏死过去,这要是植入进去,岂不是废了所有私专者?”

陆漫:“此言差矣,那早前得来的一个指甲盖大小的白晶石,我们科学部和医学部早已研究了数月,已经可以通过技术手段将智能芯片镶嵌在上面,能起到自由控制白晶石放射波的作用,无论何时何地,只要您在这操作器上轻轻一按,放射波立即打开,或关闭,控制自如。”

私长:“……你……你们……你们简直是丧心病狂,你们这是要将活生生的人当做傀儡来操控,已经全然没有人性可言,我不想再听,这个方案我不允!”

陆漫:“您先别急着否定嘛……”

白羽听到的这一切,全都证实了自己的想法,不由的害怕起来,扶着门的手不自觉的一用力,竟将门推开了。

“谁在那?”陆漫警觉的向门口走来。

吓得吴漾赶紧一把抱起白羽闪现离开了现场,白羽惊魂未定,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白羽:“你说……她会不会看见我们了?”

“这个不好说……”吴漾微微皱眉,只觉事情不太妙。

白羽:“那……我们怎么办?”

吴漾:“你先别急,冷静下来,我速度那么快,说不定没看到。”

白羽:“嗯……”

吴漾:“要是看到了,你就说是我,跟你没关系。”

白羽突然一阵感动,安慰自己道:“……没事,一定没看到,一定没看到,我们不会有事的。”

吴漾:“我们得把这件事告诉所有私专者,让他们看清副私长的黑心肠,私长心肠软,到时候不一定斗得过他,必要的话,所有知情的私专者们还可以联合起来与副私长抗衡一下。”

白羽:“嗯,等我回去就悄悄把消息给散出去。”

吴漾:“先别急,先把你的钥匙拿了。”

忙着想白晶石的事,倒把这事给忘了,“哦,差点忘了。”

说着两人起身看了看周围,没有别人,便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去房管部拿钥匙去了。

  • 奇幻
  • 职场
  • 耽美
  • 言情
  • 专题

最新小说

同类最新

大神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