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仙侠> 符篆修仙
符篆修仙

符篆修仙无语书

主角:付海
新书《符篆修仙》作者无语书,是一本仙侠类型的小说,本小说故事情节很新颖,既好看又励志,越到后面越精彩,作者描写细腻,故事写的真的精彩。精彩内容如下:仇恨中总是伴随着痛苦、心酸和对亲人的思念,他恨仇人,他也恨这个世界,他本想打破修真者与普通人直接的区别,没想到却引起了整个世界的动荡,他是伤心人?罪人?亦是天道追寻者?任何东西被运......
状态:连载中 类型:仙侠 时间:2021-11-19 18:25:04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 章节预览
  • 章节目录

第二十章付海可不知道自己已经被文行定义为年过半百的老头子了,“里边说话吧。”付海将那把如铁片的长剑收起,转身引领二人向自己居住的偏庭走去。

明清在付海身后,感觉付海每一步跨出,皆浑然天成,宛如要融入天地一般,心中愈加敬畏,这样的境界即使师尊也没达到,只是听师尊描述过,没想到今天竟然亲眼目睹。其实付海距离融入天地,还差的很远,但是以明清后天大成的目光来看,付海已经做到了,这是因为在不同的层次对力量的理解不同造成的。

进屋之后,付海拨旺火炭,请二人落座,明清死活不敢座,文行感觉不到付海的强大,但是自己的师父不坐,自己当然不敢坐了。付海苦笑,不知道究竟怎么回事,自己虽然与长须平辈论交,但是年龄相差太大,从来没觉得自己是个长辈,没想到明清竟然对自己这么恭敬,不过也不强求,索性不再客气,直接把自己如今的为难,说给二人听了。

明清在沉吟时,文行却已经有点急不可待了,不停地对明清挤眉弄眼,示意明清让自己说,明清心中苦笑,付海武功这么高,自己又跟他不熟,根本不知道付海脾气秉性如何,万一文行惹怒了付海怎么办,自己可是指着这个聪明伶俐的徒弟,给自己养老送终。

“文行,你有什么主意尽管说。”付海可没想那么多,****,抓住老鼠,就是好猫,谁的主意不是主意。

明清无奈只好示意文行,说说自己的看法。文行上前道:“师叔祖既然无意在昆吾山久居,不如早些离去的好。”

“噢?为什么?”付海隐约有点明白文行的意思,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文行向明清得意地一笑,继续道:“对于现在的昆吾山门人来说,最重要的是昆吾山的权力,而清玄子掌门看重的是昆吾山的道统,两者之间并不存在冲突,师叔祖离开后尽可慢慢寻找传人,传下昆吾山道统即可。至于这里的乱摊子,”文行略带阴险地嘿嘿一笑,“就让昆吾山的人自行解决吧,正所谓--无为而无不为也!嘿嘿嘿。”

“无为而无不为。”付海也露出了笑容,“好,那就这么定了,我把昆吾山留给这帮家伙,不过我会把所有重要的道统典集都带走,这些还要烦劳二位了。”

两个月后,明清与文行已经将所有典集打包装箱,足足六个大箱子。“看样子要雇车拉走才行。”文行有点傻眼,没想到离开昆吾山的计划,会因为这六箱书而搁浅。所有的昆吾山弟子已经将上山的通道,堵得水泄不通,这些大箱子目标太大,很容易被发现,到时候被人围攻,必定麻烦缠身,得不偿失。

“先藏起来吧。”付海在平时划剑痕的青石前,刻画着一个个符篆,头也不抬,“过段时间再回来取。”

文行旋即明白,“师叔祖好高明啊。”

“跟你学的,无为而无不为。”付海收起长剑,“我带走一些东西,也会给他们留下一些东西,希望清玄子道长不要怪我。”付海长袖一挥,六条画满符篆的布条飞出,分别将六个箱子缚住,随手拎起两只箱子,当先领路,“跟我来吧。”

----------------

“大家快来看,沐浴镇的迷雾消失了。”

“沐浴河的漩涡也没有了!”

“快看,昆吾山的朝圣之路显露出来了。”

在付海解开各处阵法后,昆吾山终于在封锁多年后,重新显露,无论是昆吾山弟子还是普通百姓,都非常兴奋,纷纷向山上进发。

三人隐匿在半山腰的一棵大树后,看着争先恐后的人群,付海皱起了眉头,“要尽快找机会将东西运走,看他们这幅样子,说不定会闹出什么乱子。咦?”一个有些熟悉的身影混杂在汹涌的人流中,却一时想不起在何处见过。

“什么事,师叔?”明清问道,这声“师叔”叫得心甘情愿,虽然两个月来大部分时间都在整理典集,但闲下来时付海也不吝啬自己的武学经验,对明清多有指点,明清心悦诚服,对于付海的身份越来越认同。至于文行的心思似乎并不在武学上,喜欢在书堆中看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付海也由他去。

“有一个人,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不过想不起来了。”付海歪头想了想,实在想不起来,随即放弃,反正也无所谓,不关我事,付海摇摇头不再去考虑。

入夜时,昆吾山上风雪更盛,付海站在一块突出的岩石上,遥望朝阳观,那里灯火闪耀,宛如天上的星光,似乎恢复了往日的热闹,但是付海知道在这看似繁华的背后隐藏着无数争权夺利的欲望。付海微微叹了口气,透露出丝丝无奈和惆怅,两年多在朝阳观中的生活,竟让付海有了一丝归属感。付海骨子里喜欢当学者多过喜欢当武者,朝阳观中数千年的传承氛围,很容易让他融入其中。

“师叔祖,您还真厉害,这种雪鼠藏在很深的地底,很难抓到,您竟然能直接找到它的的巢穴,厉害!”身后的山洞中文行拿着一串烤好的雪鼠,走了出来,“味道很好的,师叔祖您请用。”

用凝神术寻找食物,两年里付海早就驾轻就熟,笑了笑,接过雪鼠,“回去吧,这里风雪太大,希望朝阳观里的那帮家伙,轻点折腾,朝阳观这样的圣地被毁坏,是很可惜的。”

文行愣了愣,看看远方的朝阳观,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慢慢转身跟随付海走入山洞。

此时灯火通明的朝阳观,迎来了两个不速之客,连帽的斗篷将二人包裹的严严实实,只有一双鹿皮露在外面,虽踏迹飞雪却纤尘不染。当两人走入大殿时,昆吾山的各个派系正剑拔弩张怒目相向,两人的到来仿佛为满屋的火药味找到了宣泄点。

“两位是什么人?”

“昆吾山弟子议事,外人不得进入!”

“滚!否则死!”

在众人的怒喝声中,早有性情暴躁者出手,剑光闪动,出手狠辣,毫不留情,中者必死。

“昆吾山群龙无首后,连待客之道也变得这么粗鲁。”其中一人轻笑一声,从宽大的斗篷中,伸出一只细美如玉手掌,屈指虚弹,“当﹑当﹑当﹑……”,所有刺出的长剑齐根断裂。

众人惊呼,急忙后退。“先天高手?!”七名沉稳如岳的道人从众人身后踱出,都是三花顶聚,气达先天。

来人长笑一声,脱去斗篷,其中一人年不满三十,面如冠玉,腰悬长剑;另一人满面胡须,高大威猛,却长着一双宛如处子的手,刚才出手之人正是他。

“在下田锐金,这位是梁兴,我们并无恶意,众位无需惊慌。”面如冠玉的年轻人毫不在意地解下长剑放在桌上,笑道,“昆吾山雄居瀛洲北部千余年,如今却因群龙无首,***,难道你们就不怕他人渔翁得利吗?”

七名道人互相对望一眼,猛然一惊,其中一个忍不住,道:“你是说付海?”

“众位道长都是聪明人,一点即透,”田锐金自顾落座,自斟而饮,“付海此人心智极高,但是他想以一人之力独得昆吾山,却是痴心妄想,但是众位道长如此作为,却是授人以隙,无疑将昆吾山拱手相让。”梁兴也是笑笑,毫不在意地走到一旁,自斟自饮。

昆吾山众人被说到痛处,却无可辩驳,不禁略有尴尬,“依你说该当如何?”七个先天高手中,一个面容冷峻的老道冷冷地开口。

田锐金起身向老道微微恭手,“这位是清莫子道长吧?!”面容冷郡的的老道却一言不发,田锐金顿了顿,继续说道,“当年清空子道长为诛杀一个极厉害的僵尸,不惜万里追凶,然而在青屏山地界时,却被付海和其兄崔冲伙同青屏山将清空子暗害,付海和崔冲更成为青屏山的外事长老,恐怕在那时付海就已经定下毒计,想谋夺昆吾山千年基业。”田锐金好整以暇地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趁机观察七个老道的表情,当年清空子万里追凶,本就有各种猜测,其后昆吾山突然被封锁,更是谣言四起,深知内情的除了清空子只有清玄子,但是如此上不了台面的事,清玄子实在不愿提及,并且很快昆吾山被困,无法传递消息,其时清玄子就是想说也无从说起,如今听到田锐金说起,众人都很吃惊。其中一个老道惊叫道:“什么?你是说崔冲和长须图谋我昆吾山基业?当年二人拜会掌门时,曾在本下院落脚,两人风采令人心折,我们相谈甚欢,还特意为两人引见,其后总观被困,青屏山曾传信来问,我怕引起两派误会,还曾给青屏山发过平安信,若真如你所说,我岂不是引狼入室?”

  • 奇幻
  • 职场
  • 耽美
  • 言情
  • 专题

最新小说

同类最新

大神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