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武侠> 江湖风云志
江湖风云志

江湖风云志子鹤

主角:孟梅
连载中小说《江湖风云志》是子鹤最新写的一本武侠类小说,故事中章节衔接紧凑,既好看又励志,节奏爽快,越到后面越精彩,人物刻画很好,剧情紧凑。精彩章节节选:江湖是每一个人的江湖,每一个人都是江湖的主角,同时又都是别人的配角。   这不是哪一位英雄或者哪一个恶棍的故事。这是一群豪杰与一群奸雄的故事:我眼中的大侠,你眼中的魔头。是与非,有......
状态:连载中 类型:武侠 时间:2021-11-10 15:48:11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 章节预览
  • 章节目录

孟梅走到安济堂的大门口,果然看见街面上有一个叫花子敲着个破碗,依靠着九节的竹枝唱着“莲花落”:

“卑田院的下司,刘九儿宗枝。郑元和当日拜为师。传与我这莲花落的稿儿,抱柱杖走尽了烟花市,挥笔写就了龙蛇字……”他唱的合辙押韵倒是吸引了不不少人围观。孟梅走上前去从腰包里摸出两文钱丢在他的破碗里:“去别处唱去,这里不是你来的地方。”

“小姐奶奶行行好,包子还要三文钱一个呢。”乞丐理直气壮地把碗伸过来,孟梅又丢了一文钱过去,转身就回安济堂去了,那乞丐便收了碗,将那九节竹枝在身上拍打着,叮当叮隆的直响。

回到堂内走进后院,她看见左琳正在招呼丫鬟出去买菜看样子是要安排她们伙食。

“左姐姐。”

“小主人有何吩咐?”

“我下午想去兴严寺进香,却忘了路径。”

左琳莞尔一笑:“我陪小主人去便是了。”

“不用了,你家里须臾少不得你。”孟梅道:“你给我指条道儿,我自己一个人去也是故地重游。”

见她如此坚持,左琳便也不再坚持,只道:“现在已近正午,家里还有几样小菜,小主人是否在家吃过了再去?”

由于孟梅和熊绮这奇特的一对来的仓促,安济堂自家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好厨子,只能赶紧着就街买了几件时鲜,七拼八凑的做出来了几件家常的小菜。

“烫干丝、狮子头、炒虾仁、黄鱼豆腐、咸炖鲜、十香菜、水晶糕……这就已经不少了。”孟梅心满意足的在桌边坐下:“熊孩子,没吃过淮扬菜吧,快过来坐下尝尝。”

“这位小妹妹是哪里人?”左琳好奇的观察着熊绮:“小主人是把她带在身边了吗?”

“湖州人。”熊绮瓮声瓮气的道:“我是被她捉来的。”

孟梅给熊绮夹了一筷子干丝:“嘴巴犟得很的小姑娘。那个承巳我实在是看不中,谁爱要要去。”

“啊,原来是这样。”左琳似乎一副什么都知道了的模样,熊绮闷着声吃饭,不说话,边上的侍女不停地为她夹菜,倒是孟梅和左琳两个人是多少年都没有见面了的,一边吃一边说,说了个没休。也托了她们两个都是碎嘴女人的福,熊绮可算是把她们的关系给弄清楚了。

左琳是孟梅她娘亲过去的侍女,大抵是因为在那位值得尊敬的夫人那里受到了不错的待遇的缘故,左琳对孟梅这个小主人相当客气。

孟梅的一身武功却并不是从单纯她母亲那里学来的——尽管她的母亲,从左琳那里的描述来看也是一位武林高手,但她的武功更多的是来自于吕氏山庄的庄主吕红玉——她同时也是扇子门的门主夫人陈贝贝、三花镖局的当家人之一吴素素的授业师父。孟梅在吕红玉的门下修行了十多年才被放出来到江湖上行走,不过那也是许多年前的事情了。熊绮有些好奇为什么自己之前都没听人尤其是听贝夫人说起过。

“因为我师傅是天下盟的前任盟主啊。”孟梅很自然的道:“你知道的,天下盟是为了反对云华公主企图操控中原武林的阴谋才成立的跨门派的组织。按理说呢,这样的一个联盟应当在云华公主逝去之后就解散了的。但它非但没有解散,却扎根了下来,成了现在武林中的一颗大树。”

“为什么会这样呢?”

“很简单啊,因为它虽然逼死了云华公主,但自己却变成了一个有组织的云华公主。”孟梅微笑着道:“控制武林,多么诱人的愿望啊。即便是大侠也抵不过这个诱惑。话说出来,当初你们扇子门之所以在东南打开一片天不就是因为要挣脱天下盟的束缚么——这些事情你们门主也没有说过吗?”

“语焉不详。”

“那是因为他早就忘记了自己当初召集一帮弟兄成立扇子门的原意了吧。”孟梅不无讥诮的道:“从云华公主到天下盟再到扇子门,都认为自己为着一个崇高的理由就可以去不择手段,结果他们都要下地狱,没有去下地狱的也快了。”

“扇子门不会的。”熊绮坚定地道。

“呵呵。”孟梅用最简单的两个字结束了这段谈话。

下午,孟梅一个人游游荡荡的到了兴严寺,这是一座颇有历史的古刹,但香火却并不鼎盛。孟梅入门的时候随喜了一点儿香火钱,请了两柱高香对着金身有些不再辉煌了的佛祖虔诚的叩起首来了。

拜过神佛菩萨之后,她转到宝殿后面,那里坐着一位得道的高僧,他只是在那里静坐着闭目修行,并不阻碍孟梅的闯入。她也只看了他一眼便径自从后面走进了禅院。

晌午时分那个在安济堂门口唱莲花落的乞丐正在一棵树下蹲着吃包子。

“二哥好兴致。”她走到他身边,乞丐抬起头来:“小梅子来了啊。谢谢你的包子。今天就指着它顶饿呢。”

“如果你想要还有更多。”孟梅不习惯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便把他拖了起来站着和自己说话:“看来小黑把我的话带到了。”

“是啊,这个徒弟虽然没用但是传个口信还是可以的。”

“你这样说让他听见又要哭鼻子了。”

“他没有哭,舒扬哭了好几天。”

“她把我气哭了的次数更多。”

两个人习惯性的拌了一会儿嘴之后才切入到正题之中:“那个瞎眼儿的姑娘可以交给我吗?”

“为什么?我不。”孟梅一甩头,发梢擦过他的面颊。

“有用。”

“我要带她去见我师傅。”孟梅顺手折下一枝树丫,揪着上面的花:“难得有一个对我脾胃的姑娘,不能让她跑了。承巳已经伤了一次我的心,舒扬又给伤口上洒了盐,这次我是说什么都不会放手了。你也不用再劝我,你知道的,我决定了的事情,没有人可以改变。这就是我们家流传下来的执拗。到死也不会改。”

乞丐沉默了一阵子:“既然你心意已决,那么我也不会勉强你。不过这一路上会很危险,而且已经有人开始四处打探消息了,没有天下盟的保护,他们很快就能查到你是谁。”

“我都有准备。”孟梅把手中的花塞到他怀里:“许久未见,这个算是个礼物吧。你如果真的想要那孩子,就来山庄问我师傅要。”

听到那位老人家的名讳,乞丐不禁嗦了一下:“还是……算了……每次见面都要被她打耳刮子。”

孟梅哼了一声:“那是轻的……谁叫你……算了,过去的事情不要提了。我走了,你多保重。”

“你也多保重。”

回到安济堂,孟梅就去找到熊绮:“我们要走了,计划不得不变一下了。”

“哦。”熊绮没问为什么,她摸到自己的明杖:“现在就走。”

“人一辈子就是要有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孟梅帮她把包袱收好,两人刚一出门就迎面遇上了左琳。

“小主人……您这是?”她惊异于她们的打扮。

“时间紧,我来不及和你细说了。”孟梅从手腕上解下一枚蝴蝶玉扇坠递给她:“如果有人来问起和我娘有关的事情,第一告诉他们去姑苏王家,第二把这件东西拿给他们看。”

“是的,我明白了。”左琳看她这般郑重其事,也神色凝重了起来:“这里有个后门,我带您出去。”

孟梅和熊绮两人从一条小巷出来后便消失在了茫茫人海之中,左琳在后院静坐了片刻,便听到一个伙计匆匆忙忙跑来的脚步声:“老板娘,老板娘,外面又来了一群人。”

该来的果然都回来。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将那蝴蝶玉扇坠握在手心:“带我出去。”

“是。”伙计弯腰将她请到了大堂内。在那里有一群人正在将她等候,其中有一个她倒是认识:“柯先生,久违了。”

“胡夫人,”柯兰海略略点头算是还了礼:“今天带几位朋友来是打听一些事情。”

左琳眼波扫过那些男男女女:“我已经退出江湖许多年了,向我打听事情岂不是只能听到旧闻。”

“是旧闻也好新闻也罢,只要能说出实情就好。”柯兰海走上前一步:“你原来伺候过的那位旧主人,她可曾有什么传人——一位女儿,或者徒弟?”

“我家主人从不收徒。”左琳回望着他:“她曾经有个女儿,但在小时候就被人掳走了。”

“现在呢?”

“我不知道。”左琳回转身去:“如果你们想要知道更多,那还是去姑苏吧,那里是我家主人生长的地方。我只是她的过客。”

就这样,她把他们打发走了,不过她知道,这帮人大老远的从**或者是其他地方跑来,不会就这样被她一句话哄走的,更何况,还有这个玉扇坠没有用上呢。

独坐月夜之下,左琳一个人一壶酒一碟小菜,欣赏着天上的冰轮,那枚精巧的玉扇坠就放在她的手边。

墙角的暗影之中,一抹寒光乍现!

  • 奇幻
  • 职场
  • 耽美
  • 言情
  • 专题

最新小说

同类最新

大神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