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武侠> 寄身面具
寄身面具

寄身面具禹王不死

主角:王玄邈
已完结小说《寄身面具》此文是禹王不死原创的武侠文,文中越到后面越精彩,感情细腻感人,引人入胜,很好看的小说,情节曲折丝丝入扣,文笔朴实真挚。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穿越变成一副陶瓷面具,带着名为招魂的异能,开始强大之旅。...
状态:已完结 类型:武侠 时间:2021-11-11 17:02:42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 章节预览
  • 章节目录

日上三竿。

太阳越升越高,房间内也是越来越亮。

终于,刺目的光亮刺激到了一个盖着薄被睡觉的男子。

“唔……”

李邵缓缓睁开眼睛。

“已经到中午了么。”

掀开被子,起床,简单洗漱一下,刚刚苏醒还有些迟钝的意识,便逐渐清醒起来。

思索了下,来到放在角落的铜镜面前。

镜面倒映出一个瘦弱青*的身影。

与昨天似曾相识的场景,但也存在不同。

昨夜倒映出来的镜像,带有极其强烈的非人气息,危险而又妖异,甚至影响到了整座客栈中住的所有人。

现在镜面上的人影,除了脸色显得苍白些,看着与一般活人再无区别,加上唐瑾原先就有的俊秀面容,任见到的人心底都要暗赞一声**倜傥。

但李邵心知肚明,现在镜面中看到的那副模样,都是他的精心伪装。

什么**倜傥,温文尔雅,都是假的。

那股如妖似魔般的非人气息,已被压在身体极深处,把肉体当做一个外壳,罩住气息的散发。

如果不加以压制,任由其肆虐,自身异常很快就会暴露,不管别人愿意不愿意,都会不自觉地产生敌意。

麻烦什么的,就该接踵而来了。

继续向着镜面凝视。

黝黑的眼眸之侧,有着两个淡淡的黑眼圈,这几天一直在忙试验的事,**得到充足的休息,会出现也在预料之内。

但让李邵注目的地方并不在黑眼圈,而在其更下一些的位置,两道淡淡灰色纹路延伸而出,直直蔓延到下巴位置停止。

看着就像两条灰色泪痕,为长得本就俊秀的面容,无故增添了几分神秘的气质。

当然,现在看着还很不显眼,一不注意就会忽略过去,得要仔细端详,才能看泪痕的所在。

李邵叹了一口气。

“已经到达肉眼都能得见的程度了么?”

灰色泪痕为何出现,他都清楚。

本质就是面具渗出黑泪,对于宿主面孔的腐蚀。

伤口显示出来,就是那两道泪痕。

现在虽是看得不甚清晰,但随着时间推移,只会越来越醒目,而那也意为着宿主身体的腐蚀程度越来越重。

或许,当泪痕彻底出现在面孔上的时候,那时宿主身体也将到达临界点,濒临报废的边缘。

同时,那恐怕也是李邵最为肆无忌惮的时候。

毕竟,作为一张随时就要转移的面具,在宿主身体彻底报废之前,会做出什么事情,可当真不好说。

摇了摇头,李邵不再思索泪痕的事情。

“昨天因为紫竹相阻,王玄邈魂籽融入面具之后,记忆都没来得及查阅,就匆匆被赶出须洞。

之后回返客栈,也因为考虑身上气息一事,暂且搁置了,如今有着空闲,正好可以查阅一番。”

李邵缓缓闭上眼眸。

魂籽包裹中的记忆,是以无数飘散碎片形式存在。

这些碎片有大有小,大的碎片比千*个小的碎片加起来还要大上几倍。

且**具体的形状,三角形、四边形,更奇怪、更扭曲的形状都存在。

记忆碎片形成大小,与魂籽死去原身的重视程度有关。

越是深刻,越是难忘,形成碎片就是越大,越是微小,越是平常,形成碎片就是越小。

一个成*人从小到大的记忆何其庞大,如果全部融入,自身灵魂肯定承受不住。

所以,不管是上次融合*伯记忆,还是此次融入王玄邈记忆,都是采用融入大的记忆碎片,暂时放弃小的记忆碎片的方式。

当然,这并非说明那些小的记忆碎片就可丢弃了。

世上不存在**价值的记忆。

有些时候,那些原身觉得并不如何重要的记忆,对于李邵而言,都是拥有一定价值的,或许能从中取得某些关键信息也不一定。

但要一下全部融入却也不太可能,其一是灵魂承受不住,如果记忆碎片化作洪流涌入,灵魂大几率会炸开。

最后就算不死,但灵魂重伤,也不可能好到哪儿去。

其二是一下接受如此多的记忆,或许会对灵魂本身造成某种扭曲。

而灵魂是何等珍贵重要之物,扭曲的灵魂最后会发生什么事情,这就说不准了。

如无必要,李邵绝不会冒此风险,因而只融入大的记忆碎片,就成为一种最佳方式。

一块最大的记忆碎片缓缓飘来。

……

山道上,两个孩童正在嬉闹玩闹,身高相仿,面容也有着九成相似,似乎是双胞胎兄弟一类。

其中一个孩童看着瘦弱些,眼底透露出些许懦弱,正是哥哥,名字叫做王玄邈。

另一个孩童看去更为壮实,浑身散发出一股坚毅,为王玄邈之胞弟。

忽然。

远处传来一声女人的呼喊。

“玄邈,玄生,你们两个藏在哪儿?该回去了!”

“就来了!”

胞弟抓住哥哥的手,就沿着山路跑去。

转过一道弯,一个占地不大的山寨立刻映入眼帘。

不远处,一个穿着件绘有蓝色花卉图案的长裙女子站着,见着他们,连忙走了过来。

“原来你们藏在那儿,让为娘一阵好找!”

但还没等抱怨的话说完,几道陌生的嗓音忽然从旁边响起。

“远处那座山寨便是王家寨吗?”

“没错,大人,那就是王家寨!”

“找了这么久,终于找到了。”

一行人从山寨另一边缓步行出。

“有妇女小孩?”

那行人的为首者是个穿着百合裙的漂亮女人,左右扫了一眼,不由惊讶出声。

“王家寨在未成山寨之前,只是此山脚下的一座王姓村落,之后才是整村成为强盗,寨中有妇女小孩生活并不为奇。”

旁边,一个留着八字胡的中*人随意说道。

长裙妇女将两个孩子护在身后,警惕地看向来人。

“你们是谁?”

“清平商会,不知你可听闻这个名字?”

八字胡中*人说道。

长裙妇女思索了下,忽然想到自己丈夫前几天劫掠到的一批货物,那上边似乎就写了清平二字。

难不成他们是为那批货物而来?

但不管是不是,就看眼前这个阵势,恐怕来者非善,再不跑可能就永远都跑不了了,念及此处,就拉着兄弟俩的手臂就向着山路远处逃去。

“看来是听说过了!”

八字胡中*人轻笑一声,道:“婉秀,还不赶紧动手?”

“这……”

百合裙女显得有些迟疑。

八字胡中*人冷笑一声,道:“要怪就要怪她们自己,明明只是一个**道士存在的山寨,住在深山里边,就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就连我们商会的物资都敢劫掠。

差点误了上边大人的一些事情,还有一些损失,而那些损失,我看她们也是赔不起的,索性就用鲜血弥补吧,只希望下辈子能够吸取一些教训!”

百合裙女人没在说话,只是轻轻一招手,就有一道灰褐色虚像从背后缓缓升起。

形体狭长,浑身披有灰褐鳞甲,四肢粗短有力,尾巴扁平灵活,背部略微拱起一个弧度,脑颅看着像是一个圆锥形,两只黑色的小眼睛正一眨不眨地盯着前方。

“那不是龙鲤么?”

正被拉着跑的王玄邈忽然转头,就看见了那道灰褐虚像。

“不过,那只龙鲤怎么长得如此巨大,站起来都有娘亲大人高了吧?”

终究还是孩童,对于道士之事完全**听闻。

但长裙妇女不同,见着灰褐虚像出现的一瞬间,脸色就是大变。

“是道士!”

龙鲤道意的速度何其之快,只要目标未曾走出范围,只需一眨眼功夫,就能瞬间追上,但就在彻底击中三人的前一刻,长裙妇女忽然一咬银牙,双手伸出,用力向前推去。

“玄邈,玄生,你们快逃!”

“娘!”

“娘!”

两道声音几乎同一时间响起。

王玄邈看着倒下的娘亲,心底忽然变得一片空白,想也不想的,就要停步上前,可一双手忽然从旁探来,带着他继续往前跑。

“哥!娘让我们快跑!”

“玄生!”

王玄邈刚要说些什么,就又看到背后那只龙鲤道意掠了过来,想到刚才娘亲击中之后忽然倒地的画面,心底莫名一颤,也不用搀扶,自己就是拼命跑了起来。

但不幸的事,跑没几步,脚上刚好踩到地上一块青石,拉着旁边胞弟就是落入一边山坡,途中不断撞击碎石树枝等物。

最后,似乎撞在某颗古木的树干,身形这才停下,昏迷了好一会之后,意识这才重新苏醒过来。

看了眼自己,浑身是血,没死真是*幸,在扫了一眼周围,不远处,胞弟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手指颤颤巍巍地探上,没呼吸,也没脉搏,显然是死了。

“玄生!!!”

……

李邵若有所思地睁开眼眸。

融合那块最大的记忆碎片,他已得知王玄邈的生平,原先是王家寨的一人,却因为寨子劫了不该劫的货物,被苦主找上门来报复。

最后亲眼看见娘亲死在道意之下,随后胞弟惨死,心底产生对于力量的渴望,虽是四处搜寻,却只寻得一门唤为《音鞭》的功法,只能炼至炼意境后期。

  • 奇幻
  • 职场
  • 耽美
  • 言情
  • 专题

最新小说

同类最新

大神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