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武侠> 归云战纪
归云战纪

归云战纪乌伤小生

主角:傅时
小说《归云战纪》此文是乌伤小生原创的武侠文,书中代入感很好,非常推荐,文笔严谨,剧情紧凑,文笔极佳。书中主要讲述了:盛世华章中七国摒弃无谓战争而选择以竞技比武的战纪方式来彰显国力,异人应时而生,其使命便是代表本国参加七国战纪,拼出最优秀的战绩来攫取荣耀。 小郡少年傅时归和云澜皇族云青尘共同选择成为......
状态:连载中 类型:武侠 时间:2021-11-17 13:40:27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 章节预览
  • 章节目录

牵机府夜晚的星空较之家乡来说更为明亮,缺少了美感,傅时归震撼于牵机府的规模宏大、长州的锦绣繁华,可心底最爱的依旧是安平郡的宁静祥和,尤其是夜晚。

傅时归偷偷跑到了凌空殿的殿顶,纵身俯瞰牵机府发现了别样的美,之前听夫子说“高处不胜寒”,可自己的感觉倒是俾睨天下、勇武无当,很是能激发自己战斗的血性。回顾白天自己的表现,傅时归还是满意的,至少沈幼柏教的自己都展示出来了;至于认输的决定,那更是不后悔的,颜璃身上背负的有可能是他们之中最为沉重的,这个晋级的机会必须属于她。

“不过她这么要强,也许根本不希望我放水吧?她指不定希望能凭借自己的实力堂堂正正取胜呢!”傅时归敲敲自己的脑瓜子,骂道:“人家已经晋级了,你还是多关心自己吧!”

“说的是啊!”

凌空殿内突然冒出的一个声音吓得傅时归差点没从屋檐上摔下来,这个声音这么熟悉,他小心的把住檐口探出头来想要看个究竟。这一看,正巧遇到了站在屋檐下抬头的沈幼柏,他双手负身后,抬着头饶有兴致的盯着爬上屋檐的徒弟。

“师......傅......”

“高处的景色是否比地上的更吸引人?”

“这还真是呢!”傅时归跳下来,“站得高看得远,真是说得一点没错,我.......就是想要开阔一下自个儿的眼界。”如此胡扯,傅时归算是头一回,有些心虚的看着沈幼柏。

“鸿鹄之志啊!开眼界光站得高可是不够的,你得走得远,见识更多的人和事。这眼下不就有开眼界的机会摆在面前么?”

“是啊,虽然我第一轮没能取胜,但是师傅,徒儿保证明儿一定全力以赴!”

“这么说来,今天你是没有尽全力咯?”

“那......道不是!”

“你不要小看颜璃,她身量小小可心志颇高,即便你不让她,她也一定会全力争取获胜的。”

什么!自己做的很自然啊,竟然还是被沈幼柏给发现了?傅时归的嘴形成一个圆形,想要解释点什么,可是搜肠刮肚愣是找不出何时的词汇来。

“我对你有信心,明儿你一定能获胜的,对不对?”

“是,徒儿再次发誓,一定全力以赴!”

沈幼柏很是满意的点点头,离开前建议道:“早点回去,早些休息,对抗不止靠体力还得靠脑子。”

隔日第二轮的两两对战更是引人瞩目,不仅是全部的异人少年们到场,即便是暂时无任务在身的牵机师也来到现场,大家都想要知道究竟是哪些人会在第一梯队被淘汰。

校武场一如往常,两边的千机塔同样默默伫立,鹤汀洲依旧一袭华服站在凌空殿之上,不同的是少年们的心情:昨日取胜的十五人站在圈外可以安心的看比赛;落败的十五人则站在圈内**千机塔新一轮的抽签来决定自己的对手。当千机塔的铁索声开始响起,落败的少年们更希望自己的签牌能出现在千机塔内,毕竟谁都不愿意成为最后落单的那个而和牵机师对战。

薛和是那个幸运的人,他在第三场就被抽中,这次的对手不是看似弱不禁风的女孩子而是一名和他差不多身量的少年。薛和依稀记得昨日这人身手不错可依然败下阵来,在踏上校武台之时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不要再去回想昨日的一切事情,将精力集中于眼前的对手。薛和走到擂台中央,摆出了应战的姿势,对手同样做足了准备,尤其是他的一双眼,冷若冰霜,虽然身处早春,可仅看一眼薛和便如同坠入寒冬。

动手了!对手出手狠辣,招式毫无虚架子,招招都是杀招,他一上来就以强势的气势来掌控全场;以速战速决的战略想要打薛和一个措手不及。他的谋划起效了,薛和没有预料到对手的凶狠和快速,防过第一招,第二招便至;躲开下盘的攻击,上身的便暴露在对手面前;想要后撤以获取短暂的喘息机会,可对手如膏药一般紧紧黏着,不论如何甩都甩不掉。更让薛和震惊的是,对手势头十足,体力也是很充足,在接近半炷香的时间内他连连出手,丝毫没有收势的意思;反观薛和,即便是防守都已经耗费了他不少的体力,从一开始他便陷入了被动的局面,徒劳于防守而找不到反攻的机会。

“薛和糟糕了!”傅时归眼看着他一步步被逼到擂台的边缘,“反击啊!即便是被打,也要先为自己争取到有利的位置啊,薛和,不要再防守了!”傅时归在心底呐喊,台上的人自然是听不见的,紧张的程度一点都不亚于自己现场比试,拳头攥得紧紧的。

也许是感应到了同伴的呼喊,薛和在一脚已经踏出擂台的时候他爆吼一声环抱住对手的腰便一个劲儿的往擂台中间顶,对手用手肘用力撞击薛和的背部,疼痛让他变得更加**,吼叫着将对手推到了另一边的边缘。仅仅一瞬间,场上的形式就发生了惊天逆转,对手被薛和顶到了擂台边际,只要他再用力一推就能将其赶下擂台。这是生死战,谁都不会甘心轻易失败,对手双腿分开一前一后死死卡在场上,他放弃攻击而是用双手扣住薛和的双腿来了一招力擒猛牛将其从侧面甩了出去。

这力量着实震惊了在场的人,一个身量不算壮硕的少年竟然将薛和直接从地上拔起并甩飞出去。薛和自然也是没有料到,他趴在场上差点吐出血来,这一跤摔得几乎让他的全身都要散架了,几次想要站起来却始终没有成功。这下可是急坏了场外的人,秦啸、邬成挺和颜璃都恨不得能上场去帮忙了,秦啸更是不顾规矩对着薛和喊道:“站起来啊!你从来就不是个懦夫,你是要成为异人的人啊!薛和,站起来啊!”

这一刻眼眶湿润了,薛和抬头正巧看见了站在场外的同伴们,他们朝着自己招手鼓劲儿,想起之前和秦啸抬杠、邬成挺比较、对颜璃羡慕以及和傅时归共同修习,这一幕幕仿佛就在昨日,嬉笑怒骂已然成了自己这一年来生活的全部。此刻他们在召唤自己,召唤自己同他们一起继续修习。

“我不能放弃,我也不会输的!”薛和挣扎着站起来,在转身的同时挥出一记迅猛而凌冽的拳头,这一拳划破空气、迸发出不愿屈服的力量,这一拳本是绝杀的一拳,本该是扭转战局的一拳,可这一拳同对手的脚掌撞击在了一起。对手后退几步,可薛和则是付出了一只手的代价,那一刻他只感觉这只手已经不是自己的了,麻木感瞬间传遍了全身。更让他猝不及防的是对手趁他弱要他命,飞身狠狠连续数脚直接将薛和踢飞出擂台。

薛和身子在空中的时候依然感觉自己是不会就这么输的,执着的认为自己还是有机会重新站上擂台再对战几十回合的,直到身子重重摔在地上,周身的疼痛终于让他认识到现实——自己败了!脑子空洞,眼神失焦,当同伴们将他扶起来,薛和依旧处于懵的状态,他不敢相信自己就要和眼前这些同伴们分离了。

落败之人的心境只有落败之人自己最能体会,对战不会因为一个人的沮丧和落寞就停止的,接下去的对战轮番上演,直到一个接着一个如薛和一样的人败下阵来,一共七轮对战终告结束。

薛和是为自己被淘汰而黯然神伤,那傅时归则为自己即将面对的命运而茫然无措,因为他就是那个最后被剩下的人,这意味着他的对手将会是牵机师。一步一步走上擂台,傅时归一直在为自己鼓气,反复告诫自己即便是牵机师也并不代表自己只有落败的命运。直到看见站在自己面前的对手时,傅时归揉揉自己的眼睛,不会吧,怎么又是她?

傅时归的对手是一名女牵机师,黑红相间对的流波服贴合身体,腰间缠绕红色腰封,一头瀑布乌发用一根黑色束带捆扎,干净利落。她拥有不俗的容貌:桃花面、月牙眉、秋波眼、红杏唇,往擂台上一站英姿飒爽、不染风尘。不是别人,正是那日同沈幼柏一起的人,也是她负责牵拉千机塔,这回儿又成了傅时归的对手。犹记得,沈幼柏曾说牵机师分为三级,三级牵机师乃是实力最强的,她不就是一名如假包换的三级牵机师么?傅时归原本自己打足的信心这会儿已经散掉大半了。

她伸出一只手做了一个请的动作,朗声道:“请吧!”傅时归对自己说道“就算是败也不过是收拾行李回家,男儿可以输,绝对不可以怕!”振作精神,傅时归不急于进攻,缓缓绕着擂台开始审视对手,她毫不在意傅时归绕到自己的身后,因为她用实际行动证明,背后偷袭这一招对她来说没用。

傅时归从背后出手,这对准后脑的一掌最终落空,一眨眼的功夫眼前的人就移动到了自己的身后,攻势还来不及收回,胸口就吃了一拳。傅时归堪堪站稳,她便来到了跟前,她的笑容还在眼前浮动,可自己的身子再次远远的飞了出去。

“好快!”傅时归不知道该柔自己的胸还是肚子,反正两个地方都隐隐作痛,可眼神绝对不可以离开对手,不然怎么被踢下台都不知道。又来了!傅时归感觉一阵风刮过自己的小腿被人狠狠踢了一脚,自己差点站不稳,重心还没来得及稳住,另一只小腿又遭到了攻击,这下整个人立刻跪倒在擂台上。当双膝撞击到地面的时候,一掌朝着傅时归的脖子处砍来,可这一回傅时归双手回挡护住了自己的脖子。她显然有些意外,一掌收回,另一拳立刻出击,这回瞄准的是傅时归的侧腰,当拳头抵达侧腰的时候,傅时归的双手也及时赶到了,这一拳再次击打在了双手之上。她尚有些惊讶,傅时归一个打滚滚出了攻击圈,重新站起来。

傅时归抽了抽鼻子,露出了一丝笑容,他在接了对手几招之后便在心里有了初步的印象,甚至有些摸清了对方出手的套路,一旦有所动作,空气的炫动立刻便让他判断出对手的攻击目标。傅时归自己也没有料想到自己竟然能有这样的技能,方才的两招似乎是印证了自己的预判,可事实真的如此么?傅时归打算再出手试探一番,于是他不打算继续被动挨打,选择主动出击,先是扫腿迫使对手防守,继而接连出拳攻击面门,她仅仅凭借一个空翻便躲过且占据了傅时归身后这个有利位置。但是当她出手攻击其后背时,傅时归再次预判准确,他前扑卧倒,一**便以手撑地将自己从她的两腿之间送了出去。

她回头看时,傅时归已然重新站在了擂台之上并做好了再次战斗的准备。“有意思!”她也笑了,声音还在风中残留,人已然消失不见,傅时归下意识的立刻转身出手,不料她选择的方位是侧面,傅时归已经预判到了她的动机,可是身手不够快被她一脚踢飞。

“真够狠啊!”傅时归捂着肚子坚持着站起来,毕竟比试还没结束,自己可不能放弃。正当傅时归打算再战的时候,他的对手却摊开双手转过身去向凌空殿中的鹤汀州摆了摆手。

“别啊,我还没摔下去呢!我还能打的!”傅时归紧张的吼道,他生怕上师已然做出了评价,就此让自己打道回府,那可是万万不甘心的。

“上师和我约好,你只要能接住我三招便算是胜者,我刚才就是在告诉上师你已经做的了!”

什么?!傅时归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抬头朝鹤汀州投去询问的目光。鹤汀州开口道:“能接得住如期三招的异人这五年来,你算第二个。如此战绩,你觉得自己还会被淘汰么?”

我有这么厉害?她有这么厉害?上师是在开玩笑么?傅时归感觉脑子不够用,这是告诉自己已经晋级了么?

“意外?开心?不知所措了!”女牵机师说道:“上师已经说了,你获得了最后一个晋级名额!”

“谢过上师!谢过........”

“我叫燕如期!”说完最后一句话,她便翩然跳下台去。

“考校结束,按照规定,第二轮中落败的七人将失去继续留在牵机府修习的资格,其余人需要继续准备,为了四月之后的全国战纪好好备选!”鹤汀州将此次考校描上了终止符。

傅时归跳下台来,第一时间跑到了同伴中去,他看着薛和,满脸写满了留恋,薛和眼圈红红的,一时也是说不出话来。沈幼柏走过来安慰道:“人生不外乎一场筵席,散场是迟早之事,不必过分难受,不论别人怎么看,你的努力在我这儿是承认的!”薛和终是忍不住了,一头埋进沈幼柏的怀中就嚎啕大哭起来,男儿有泪不轻弹,这算是伤心处了,傅时归同样鼻子酸酸的,感慨道“也许是自己走运了吧,若是自己和薛和换一个位置,结果又该如何呢.........”

  • 奇幻
  • 职场
  • 耽美
  • 言情
  • 专题

最新小说

同类最新

大神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