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职场> 美味韩娱
美味韩娱

美味韩娱肥小土

主角:李清尘
《美味韩娱》由网络作家肥小土所著,现已完结,本小说内实力推荐,情节一环扣一环,故事表达的很清晰,故事剧情十分精彩,值得一看。精彩内容如下:一个身怀传奇厨艺,熟知早已被人遗忘的有关厨道传说的山野厨师,阴差阳错遇到了一群在舞台上挥洒汗水,在灯光下绽放光彩,为梦想而拼搏的异国少女。一个木讷但神奇的厨子,一群闪耀但邻家的明星......
状态:已完结 类型:职场 时间:2021-10-25 13:15:25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 章节预览
  • 章节目录

“难道你是说他们并不是像传说中那样真的一顿吃掉一头牛?”威哥醒悟道,“他们是像今天一样,用特殊的方法来凝聚一头牛的精华?”

“就是这样。”李清尘点头道,“不过很可惜,这种方法对于当时也是一个类似于秘密的存在,只有少数人会,而他们会的可不仅仅是这些。而那些武者则会花重金请出这些人替自己调养身体。而后来发生了一些事,不知何故那些掌握神奇厨艺的厨师都消失了,而剩下的就是一些偷师的半吊子,为了寻求财富,他们也在寻找种种方法来达到那些调养身体的效果,没想到还真给他们想出来了,还渐渐形成了一些流派。像丘老之前遇到过的那个人,想来也是这些流派的传人。只不过老天是公平的,这种旁门左道有伤天和的做法,根本不会有好结果。”

“你真是越来越让人看不透了。你到底是什么人!”丘老忍不住,出口问道。

“说起来,我应该算是厨道的人吧,”李清尘听到这个词,轻笑了一声,心里想到:“差不多吧。”

厨道!

传说中神秘的神秘流派。一般人是无法得知的。但到了丘老这种在领域内达到一些层次的人,多少还是知道的。

顾名思义,这是个有关厨师的流派,但神奇之处却远远不止做菜。

“果然是这样,小尘你果然是厨道的人,我真是捡到宝了。”威哥忍不住叫了出来。

丘老等人虽然有些惊讶,但更多的却是一种理所当然的表情。毕竟他们在知道李清尘念出杀猪谣的时候便有所怀疑了。

“不过既然我们话都说开了,有些事你是不是给我们说说啊?不谈什么秘密,就给我们解释一下那杀猪谣呗?”威哥冷静下来,好奇心又体现出来了,不过他还算知道分寸,没有询问过分的东西。

威哥的话一出,三个老头也都点头赞同:虽然听说过杀猪谣的传闻,丘老甚至还亲耳听过。但是他们却根本不知道杀猪谣到底是什么。

“那好吧,我就说说杀猪谣的由来吧,有些秘辛在这个世上消失那么久,也该重见天日了。”李清尘想了想,长叹了一口气。

“杀猪谣,不,准确的来说应该叫杀生谣。杀猪谣不过是其中一篇罢了,相对应民间的三牲。只不过自古以来吃猪的比较普遍,杀猪谣传播的广泛一点,以至于虽然之后失传,但你们还能有所耳闻的原因。其实严格说起来,杀生谣也是一种悼文。给牲畜的悼文,也是对三牲神的感谢。”李清尘轻描淡写的说着,不过却是把其余的人给震惊了。

“悼文?三牲神?”

“是的,我想悼文是什么,你们都清楚,你们是想问三牲神吧?”虽然是疑问,但李清尘却没有等他们回答便继续说了,而其余几人也都没有做声,算是默认了。

“三牲你们都应该知道吧。一般来说是指猪、牛、羊。也有其他说法,但总的来说三牲包含了一般常见的牲畜。而对于人们来说,三牲一词最常出现在祭文中。一般来说古代祭天祭地祭祖都会有三牲的身影。因此人们渐渐将它们神化,将三牲封为了一个神,一个以自身为贡品为人求得平安的神。所以民间对于三牲一般都是很爱护的。一方面可能有些神化的作用,但另一方面则是三牲作为牲畜,各有作用。比如说牛能耕地、羊能产毛、马能拉车,猪能宰杀吃肉等。但很残忍的是即使它们这一辈子无比艰辛,最后的结果仍旧逃不过被吃的下场。而宰杀它们的人,也就是屠户和厨师,则不可避免的染上它们的鲜血。用过去的话就是,双手沾满了冤孽。”李清尘缓缓地说道。

“听你这么一说还真是,听我父亲说,他小时候家里有一头老黄牛,很听话,每天可以帮家里干好多田里的活儿,一辈子辛劳无比。可后来老了,却也逃不过被杀吃肉的下场。”说到这里威哥也插口道。

“说起杀生谣,其实最早是针对牛的。”

“就像威哥刚才说的,在过去,牛可是一个主要的劳动力,放在哪家都是很重要的一份子,说是家人都不为过。可是后来牛老了,干不动活了,却会被宰杀吃肉或者卖钱。对于牛来说,这难道不是个讽刺嘛:辛勤了一辈子,得到的却是死无全尸的下场。”

“而说到这,就要说起一个传说了。当初一户人家养了一头牛,一家子百般呵护,而牛也是每天都不辞辛劳的耕着地,干着活儿。可是随着时间过去,牛终有一天老的干不了活儿了。一家人的活计一下子就做不了了,指着生活的一家人商量许久终于做出了一个决定:把老牛宰了拖到集市上卖掉,换的钱财去买一头小牛。可是虽说下了这个决定,但是心里都很不好过。而第二天早上当那家的男人去牛棚准备将牛牵出来宰杀的时候,牛却低声的‘哞、哞’的叫了起来,一个劲儿的向后退,仿佛知道了自己的结果,眼角居然流出了眼泪。那家人看到此景都不禁悲从心来,那家的老人,当场就跪了下来,向老牛连磕了三个头,说道:‘我们一家都对不起你,只愿你当做一场功德,救我们一家,我们日夜不敢忘你的大恩大德,就是以后死了去了那九幽阎罗面前,也会一个劲儿的说你的好,求阎王老爷让你下辈子投胎到富贵人家,不再受这折磨。”神奇的是,当那家的老人说完这段话,那头牛居然不在哞叫,而是顺从的跟着那家儿子出来了,而后直到被宰杀,那牛都异常的安静,不曾挣扎过。而当晚那家老人则是梦到了一个人走到他面前向他道谢:多谢你的话,送了我一场功德,本来我下辈子仍要投胎做牛以还我以前的罪过,可是你今天的一番话却是让我免去下辈子的苦楚,直接转世为人,多谢多谢。’随后一个鞠躬就不见了。之后老人就醒了,对自己的梦惊异不已,第二天向家人说了这个事。他儿子想了想,还是决定去请山上庙里请个师傅询问一下。而之后请来的和尚倒也有几分本事,将事情的原委说了出来。”

“怎么听着听着又变成神话传说了,不过真挺吸引人的。”威哥在一旁小声说道。但说是这么说,可他听得比谁都认真。

李清尘也不在意,笑了笑继续说道:“当和尚听完整件事之后,想了一会儿,然后突然面露喜色,向那家老人作了一揖,然后莫名奇妙的说道:‘老丈乃神人,贫僧不能及也。’就在一家人感到疑惑的时候,和尚慢慢说出了原委:‘佛家说因果,道家说轮回。但都表达了一个意思,就是说现在的一切都是过去所种因的果。传说作恶的人死后在阎王的判决下会转世成为牲畜,一辈子任劳任怨,来还上辈子的债。因此,对于牲畜来说,他们是拥有完整的魂魄,只是无法表达,他们可以清楚地感受这个世界,但却无法逃离。如果一心悔改偿还因果的话还好,如果心生怨气不愿悔改,则下辈子还要如此反复。而多数的来说,很多辛劳一辈子的牲畜,临老却还免不了被宰杀的下场,因而临死前重生怨气,导致下辈子还会如此,生生世世不得解脱。昨日老丈的一番话却是送了那老牛一场功德,也是送了天下一场大功德啊。’”

“大功德?什么大功德?”威哥问道。

“按那和尚说的,任何生命的一生是从生的那一刻到死的那一刻,不管前不管后,就算你的死对世间有多大功德,却也不会算到你的头上,这也是为什么一些为人去世之后,会有悼文,来歌颂他们的功劳,这是借我们之口将功德还给他们。而对于那头牛也是这样,虽然它的死可以救活一家人,可这并不算它的功德。因此如果它含着怨气回到地府时是无法得到解脱的。但是那老人的一段话却在某种角度上变成了对那头牛的悼文,却是将它死后的功德也算到了这一世的头上,因此那头牛得到了解脱。”李清尘慢慢的将这段堪称神话的传说和盘托出。

“怪不得杀生谣是专门为了那些牲畜准备的悼文。”丘老回过味来,“怪不得那和尚说这是给天下的一场大功德啊,要是人人宰杀牲畜之前都能为它们念出一段悼文,岂不是每个死在刀下的牲畜都可以解脱?不过话说回来,这对他们自己也是功德啊。”

“不对,如果说你这是悼文,那当初那人的,我的老天,他都说了些什么!”丘老突然瞪圆了双眼。

“怎么了,丘老,你说什么呢。”威哥不解的问道。

“威哥,你还记得丘老所说那人的杀猪谣是什么吗?”李清尘随意的问道,他越来越有兴致了,因为他发现丘老还算是个明白人,已经把话题引向正道了。

“我就记得一句‘只怨身为盘中肴’了。”威哥想了一会儿,只说了一句。

李清尘看了看丘老,丘老会意,将那首杀猪谣念了出来:

“汝为鱼肉吾为刀!”

“血刃一出神难逃!”

“休怪吾身杀生孽!”

“只怨生为盘中肴!”

一旁的威哥和文老两人顿时醒悟过来:“这根本不是悼文!”

“天哪,这四句话透露的残忍肃杀的意味那么浓重!如果真像那神奇的传说中说的那样,那这首杀猪谣不仅不能缓解怨气,更是会激起牲畜的怨气。这到底是为什么?太过分了。”醒悟过来的威哥,大声说道。

“放轻松,其实说了这么多,我却始终认为杀猪谣没那么神奇,只不过是个刀决罢了,最多再起到个自我安慰吧。过去的人都是很迷信的,总认为手上的血腥沾多了,自己死后也会下地狱。”说到这里,李清尘反而开始轻松起来,劝解起其他人来。

“刀决?不是说是悼文吗,怎么又变成刀决了?”威哥是真的给李清尘搞糊涂了。

再看其余的人,也是一脸迷惑,唯独丘老若有所思的看着李清尘。

“你是说你当时用刀拍在猪身上和那个人划得二十八刀都是一种刀法?”丘老猜测到。

  • 奇幻
  • 职场
  • 耽美
  • 言情
  • 专题

最新小说

同类最新

大神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