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恐怖> 神奇的大冒险
神奇的大冒险

神奇的大冒险孤夜无眠

主角:陶宗泉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孤夜无眠原创的恐怖小说《神奇的大冒险》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文中情节生动有趣,伏笔很多,情节环环相扣,够热血,故事情节曲折感人,很有逻辑性。精彩章节:少年况暮臣和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踏上了冒险之旅,以及和黑暗势力作斗争。...
状态:连载中 类型:恐怖 时间:2021-11-12 13:04:07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 章节预览
  • 章节目录

黑衣少女将他拽入了一个酒吧,藏在了酒吧一个不显眼的位置,他们确认没有再有追兵才找个位置坐下来。

况暮臣打量着这个少女,“你是谁,为什么陶宗泉和邱诺言的两批人马都要追踪你,你和他们两个……”

黑衣少女也在观察他,许久,才说:“你可靠吗,你不会是他们的人吧。”

况暮臣哈哈大笑,道:“胡扯,我就是我,怎么可能是他们的人,说吧,这位小姐,你到底有什么值得他们兴师动众。”

黑衣少女道:“因为我知道了陶宗泉和邱诺言的秘密,而且我可以告诉你,顾辞远没你想象那么坏,真正坏的是操纵这一切的是一个外号暗影的人,别看听风细楼,陶宗泉很厉害,但是魔都地下一切不合法的生意都是被他操控着,控制着,魔都的警察,执法部门,都拿他没办法,因为没有人见过他的真面目,甚至他的老巢在哪里,都不知道,极其隐秘,常常有失踪人口,不过处理干净,没有暴露暗影,但是最近几件事,让暗影开始坐立不安。

第一件事,就是陶宗泉,莫名其妙,勾结商秋雨和**耀,杀了白文礼,去盗取那个古墓,那个古墓是沈家所有,可是他们盗出虽然有些价值,但是也称不上价值连城,这点价值,连洗钱都不够,更奇怪的是沈家老大的态度,那就是轻描淡写,丝毫不重视。

第二件事,听风细雨楼四位当家,都是出生入死的亲密伙伴,可是陈阿四失踪,苏梦馍和白一飞,突然离开了细雨楼,邱诺言突然不顾多年的友情,干起了犯罪的活动,图谋不轨,蓄养杀手,居然也盯上了金缕玉衣。

第三件事,公安局连续在附近河道发现了一些诡异的尸体,都是被杀死捆绑抛入了河里,可是公安局不了了之。“

黑衣少女说了三件事,其实就是一句话,沈家古墓引发的一系列争夺,围绕石棺、金缕玉衣的确不值得,可是他们却大动干戈,沈家对此态度默然,也是让人琢磨不透,听风细雨楼想干什么,那些河道里泡得不像样的尸体到底是怎么样了。

况暮臣道:“这几件事,之间的联系,是那个叫暗影的男人嘛?”

黑衣少女得意地道:“所以我潜入了陶宗泉的公司,争取勾引陶宗泉,试图知道情报,然后又引诱邱诺言,我的打算是通过美人计,获取更有价值的情报,可惜发生了点小意外,不知道是不是被发现,陶宗泉开始疏远我,和那个叫李美玉的勾勾搭搭的,另一边邱诺言对我步步紧逼,要我离开陶宗泉公司,一来二去,我只好离开,没想到他们追杀我了。“

况暮臣不太敢相信少女的片面之词,她说的危言耸听,却似乎并不是空穴来风。

况暮臣拨通了宋飞的电话。

“好,太好了,你还活着啊。”

“没事,有人救我了,对了,我想向你打听一些事情……”

况暮臣将这些道来。

电话另一端传来唉声叹息,久久后才道:“我们不断接到举报,河道里飘来一系列的浮尸,可是查不出身份,公安局的公民数据库也没有他们的指纹DNA等数据,最后我们盯上了一个叫李茹的女子,本来想将李茹拿下,却发生了诡异的事情。

我的一个同事,在跟踪的时候,被打晕了,醒来发现李茹被吊死在了自己的房间,恐怖的是法医证明李茹已经死去多时,可是那个“李茹”,明明活在被我们监视,出入,最后进了房间,怎么会是死了很久了。

我们得出的结论是李茹或许有双胞胎姐妹,可是这个李茹是个黑户,档案全部被删除,查不出什么来,那个李茹的双胞胎姐妹未再出现,可是死去的李茹却留下了一些线索,将一系列浮尸的作案人,指向了我们局里两名腐败警察,但是那两名腐败警察,一个**,一个在雨夜被人杀,线索又断了,更麻烦的是那两名腐败警察的背景,也是虚构的,无间道都做到我们头上。

但是呢,那个陈寒秋就来了,马上就要去我们停止调查,一切移交给了他们,那个陈寒秋一道,就将一些地下不法生意连连给端了,结果那个陶宗泉就被陈寒秋纳入了调查中,那天你们在绅士俱乐部看到陈寒秋,其实是在保护陶宗泉不被幕后黑手杀人灭口。

沈家古墓失窃案,我也是一头雾水,可是沈家家主不愿意追究,我们警察不好介入,你呢,也是倒霉,那个**耀突然找上你,说是有大宝藏,结果死了,可是沈夏树是没有责任的,他在拷问**耀的时候,**耀突然跳出窗外而死了,沈夏树作为沈家大少爷,有资格介入的。

真奇怪老子不着急,儿子却着急,怪事连连。……“

宋飞说了一大窜,况暮臣理清了一下,在沈家古墓失窃案前,有好几个人,被双手捆绑打死,抛入河道,身份未明,档案全部删除,唯一的还活着的是李茹的双胞胎姐妹。

然后陶宗泉忽然做起了盗墓生意,买通了顾辞远、**耀,去沈家古墓挖了一些东西出来,包括金缕玉衣,可是沈老大没有想追究的意思。

沈夏树不甘心,便联合自己妹妹洛溪,顾辞远,夺回金缕玉衣。

金缕玉衣最后交他况暮臣保管,可是杀手13突然出现,出现过两次,一次是绅士俱乐部那次,第二次是打晕了原教授,拿走玉衣,直接奔向好古斋,可是他们又被暗算杀死了,可能是邱诺言和顾辞远联合作案。

如此看来顾辞远添加了一个设局,想诬陷于他,可能是私仇。

目前又跳出了一个黑衣少女,告诉有个暗影的人,才是大佬,比陶宗泉,邱诺言等人还要高。

整个魔都地下世界,都笼罩在暗影之下。

盗墓,杀人,夺宝,三者之间的联系究竟是什么,幕后黑手的真正目标是什么。

等等,如果说河道里的尸体,被杀的李茹,都是幕后黑手的手下,就可以解释为什么他们没有身份,属于黑户。

如果这些都是为幕后黑手,去盗墓,那么被盗的就不止沈家古墓一个了。

明显黑手没有得到想要的,这些人一定是犯下违背了黑手利益,被处决了。

那么和黑手利益起冲突的,可能就是陶宗泉,陶宗泉抢先挖了沈家古墓,拿走了东西。

邱诺言也盯上了玉衣,先是派出杀手13去盗取,可是被洛溪拿走了,于是又派杀手追杀洛溪,逼问玉衣下落,未果。

商秋雨知道了东西在况暮臣手里,于是勾结邱诺言,设下了一系列的局,套住了况暮臣,不过那是私仇。

玉衣,玉衣,究竟包含了什么秘密。

“你在想什么呢。”黑衣少女。

“我怀疑被杀抛入河道的人,是某个犯罪组织的手下,否则怎么会查不出身份,这些手下都是盗墓贼,试图挖掘一系列古墓。

而他们争夺的东西,其中就有玉衣,可是玉衣究竟藏了什么秘密。“

黑衣少女打断了况暮臣的分析,“邱诺言带人追过来了,嘘,你躲下。”

邱诺言带人来了,“黎歆惠,别以为你藏起来了,你就以为能摆脱我了,陶宗泉那个糟老头子,有什么好的,不如你跟着我吧。”

黑衣少女叫黎歆惠,况暮臣躲在了沙发的后背,偷听他们的话。

黎歆惠道:“邱四当家,你趁着三位当家不在,对我这个弱女子步步紧逼,不怕你们老大知道,处置你吗?”

邱诺言道:“不管,我就是迷恋你的歌喉,能不能听一听你的歌声,怎么样?”

黎歆惠道:“我想想……”

一个西瓜扔到了邱诺言脸上,邱诺言大怒,“他妈的,谁,谁把西瓜丢我脸上的。”

邱诺言看见况暮臣一边吃西瓜,一边得意。

况暮臣道:“吃个西瓜,消消火,西瓜清热去火。”

邱诺言摸了一脸西瓜汁和西瓜籽,道:“你小子,吃了熊心豹子胆,不知道老子是谁吗,我你也敢戏弄,岂有此理,给我打。”

可是况暮臣身手敏捷,躲来躲去,利用酒吧的昏暗与吵闹,那些手下狂吼,道:“站住,站住,给我出来,出来。”

邱诺言坐下了,“苏茜茜,你给我唱首歌吧。”

黎歆惠道:“好啊,那给我卡拉OK,总不能空着手给你唱吧。”

侍者拿来了话筒,给了黎歆惠,黎歆惠清一清喉咙,唱起了歌,那声音果然动听,黎歆惠的歌喉,令邱诺言迷恋地笑起来了,不断拍大腿地一起哼起来。

“好,好,太好听了,如此妙的歌声。”

有人拍了他的肩膀,邱诺言道:“滚开,没见老子,在听歌吗?”

可是还是有人拍打他的肩膀,邱诺言不耐烦地扭头,道:“干什么?”

却是况暮臣,邱诺言愣住了,况暮臣一拳头打在了邱诺言的鼻子上,都打出血来了,况暮臣猛的打邱诺言的肚子,猛揍,一会儿头部,一会儿腹部,连环打,猛的打。

一脚把邱诺言给踢到了沙发后面,况暮臣心里有疑虑,这个邱诺言草包极了,传说中的邱诺言,他去查过,战斗力不俗,可是现在任由他狂揍,一点战斗力也没有,这样的草包,怎么当上四当家。

邱诺言被打得鼻青脸肿,狼狈不堪。

况暮臣拉着黑衣少女,跑出了酒吧,邱诺言反应过来,勃然大怒,道:“给我抓住那个臭小子,速度。”

邱诺言反应过来,追杀况暮臣,他嘴巴里不断在喊:“老子非杀了你不可,我要杀了你,你这个兔崽子。”

况暮臣道:“我们下次再会,事情悬疑,多多保重。“

况暮臣狂奔而去,邱诺言带人在后面追。

黑衣少女黎歆惠趁机溜走了……

王羽,况暮臣选择了一个听风细雨楼附近的宾馆会面了,况暮臣将自己发现告知了王羽。

王羽道:“我早就发现邱诺言不对劲,前后的人变化相差如此巨大,实在不可思议。”

况暮臣道:“那个叫黎歆惠的女子,有些蹊跷,你去查一下底细,总感觉这些事情不对劲,她一个女子,为什么要那些情报。”

王羽道:“挖墓?他们为什么要挖墓,他们想在古墓里找什么东西,可是我看了那个玉衣,没什么特别,就一个普普通通的东西。”

况暮臣道:“那就怪了,太怪了,……”

王羽灵光一现,道:“林家宅37号。”

况暮臣道:“网上魔都十大灵异悬案,这有什么关联吗?”

王羽道:“是的,其实我不姓王,本名也不是王,我本姓赵,改姓是因为我爷爷改给的,爷爷至死没有放下一个案子,那个就是林家宅37号。

大概就是解放初期的魔都,那是一个深夜,我爷爷正在普陀区公安局里值班……

王羽爷爷老赵,那时候正是一个年轻人,那天深夜,他昏昏欲睡,很想打盹,这个时候电话响了。

这个电话打破了这里的宁静,老赵被惊醒,接了电话,道:“你好,这里是普陀区公安局。”

电话那头先是一阵嘈杂的声音,并伴着一个人的喘息,紧接着打电话之人所言令小赵大吃一惊。

“喂喂,我杀人了,在林家宅37号。”

小赵马上站起来,道:“你不要急,把具体的情况说清楚,我们马上会到。”

小赵没有慌乱,而是对报案人进行了简单的询问,并做了笔录。

小赵跑到了局长办公室,“局长,有人报案!”

局长道:“报案人,叫什么?”

局长听完了小赵的叙述后,沉思了一会儿,见笔录上只记录了一个地址,便问道:“报警的人叫做什么?“

小赵突然一顿,自己明明问过那个人的名字,这些,怎么,怎么突然就想不起来了……

“怎么,怎么突然就想不起来了……”

局长道:“那报警人是男是女?”

局长寻思,这小同志年轻,可能第一次碰见这种情况,一紧张就给忘了,就也没责怪,接着问:“那那人是男是女,你都不知道吗?”

小赵结结巴巴道:“我……”

小赵此刻心里更是觉得不对劲,自己刚对那个人的声音明明听得真切,怎么现在仔细一想,竟连那声音是男是女都记不住了呢?

脑海里一些系列问号:“林家宅37号,我杀人了,……”不管重复这句话,明明自己刚刚的确做了详细的询问,但是现在他却对于询问的内容一点记不起来,脑海里全是那句话,林家宅37号,我杀人了。

“那声音好像……应该是半男半女,不男不女……”

小赵吱吱呜呜的说不出个所以,今晚这事实在是太奇怪了,他的记忆好像被人抹除了,他一时也不知道怎么解释。

局长看他这样子,心里也知道此事定有蹊跷,他摆摆手,叫小赵和一起值班的老黄,先去现场看看,“先不管这些,你和老黄赶紧去现场看一看!”

于是老黄小赵两个人便骑了所里的自行车,去往林家宅勘察现场。

来到了住宅区,两人下车打着手电筒找到了37号,只见是这座砖的老房子,只见是座砖墙的老房子。

院门没有锁,推开外面的木板门往里看,里面还有一个小院子,房子是一座二层的小洋楼,外面看起来很是破旧,也没亮灯,像是很久都没有人居住了。

刚进院子,就感觉这屋子很古怪,院子里也有一股莫名的寒气,老黄觉得不对劲,就嘱咐身后的小赵,要提高警惕。

“这地方看起来不正常一定要时刻提高警惕!

“里面有人伐?”

老黄来到了门口,开始用力敲门,并大声朝门内喊,但并没有回应……

“门后面有东西顶着,这门被封的死死的!”

于是老黄打算破门而入,但是连撞了几下,门都没有动静,似乎门被什么东西顶着。

“手电给我,看看屋里啥个情况……”

老黄再朝右边看去,发现有窗户,便向小赵拿了手电筒,想看看屋内什么情况……

但说来也奇怪,手电筒的光柱照到了屋里,就像被黑暗吞噬了一眼,什么也看不清。

老黄正打着手电筒四处晃着探查屋里的情况,忽然,他闻到一股子淡淡的血腥味……

老黄当下心底一惊,仔细一闻,那血的味道,正是透过了窗户缝隙从屋里传出来的!

“里面有血的味道!肯定是出事了!”

老黄把自己的判断讲给小赵听,小赵也是吃了一惊。

“有血的味道?!那看样是真的出了人命了!”

小赵又想起了之前的那个诡异的电话,不禁后背发凉。

“只能说是有这个可能,具体是不是出了人命了,还得进去了才知道。”老黄道。

“得想办法进到屋里才行。”

具体的情况需要进屋侦查才知道,当务之急,是要想办法进到屋里。

于是老黄把心一横,心想不能再浪费时间了,救人要紧,他抡起了手肘就往窗上砸。一瞬间。窗户玻璃就破了一个大窟窿。

  • 奇幻
  • 职场
  • 耽美
  • 言情
  • 专题

最新小说

同类最新

大神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