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恐怖> 第九号教室
第九号教室

第九号教室班小桐

主角:
《第九号教室》作者:班小桐,目前已完结,恐怖类型小说,文里内容丰富,故事情节连惯,本书层次鲜明,情节感强,背景宏大。本书主要讲的是:【书友Q群号:323690217】【求收藏】 在一次偶然中,我来到了一间不属于这个世界的教室……...
状态:已完结 类型:恐怖 时间:2021-11-13 15:01:27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 章节预览
  • 章节目录

我本来想依靠着符纸,心里能有点底。就算真发生什么怪事,也有应对之策。现在好了,两手空空,就剩下个手机。

现在想想觉得自己也是傻,没带符纸就算了,连个武器都没拿。就算没有鬼怪,随便来个什么野兽怎么办,难道要用手里的手机砸死它?

这树林越往里走,我的心就跳得越厉害。这条小径仿佛是通往地狱,看不到尽头。我不时地照照周围,每一次都吓得我胆战心惊,树枝与树枝的缝隙在灯光下,看着像一个个惨白的眼睛。

这片地方不常有人来吧,那如果这有个杀人狂,我死了,是不是也没人知道。想到这,我又不由得照了照四周,尽是阴森的枯木枝。

地下铺满了破树叶和烂木枝,踩上去“咯吱咯吱”响,一开始听还没什么,可在上面走的时间一长,我就渐渐觉得,这咯吱声越听越恐怖,越听越像有人在磨刀,又像谁在啃咬骨头碎渣。

我使劲摇头,心说这该死的想象力,净想些没用的。现在我的心情十分复杂,由于没走过这条路,不知道离坟地还有多久,我既希望快点到,这样我就避免在听到这渗人的声音,但如果到了的话,我将面临的又是更加阴森诡异的地方。

我硬着头皮继续往前走,可没走多久,我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但又一时又说不出来,等我再多走几步时,我头皮一下炸了。

在这寂静之地,竟然有两个脚步声。一个是我的,另一个是谁的?

有人跟踪我?

我停下来,慌忙转过身,用手机照向后方。后面只有无尽的枯树枝和落叶。我四下乱照,呼吸也越来越急促,照了半天也没发现什么。可能是我听错了,神经太敏感了。

于是我又继续往前走,这时我发现,我的腿竟然开始发抖了,不仅如此,我握着手机的手也在发抖,弄得前方的亮光乱颤,照在枯树上,冷不丁出现一白衣披发女鬼。

我使劲的揉眼,再看过去时,只是一个破树枝。擦了擦额头的冷汗,汗滴入眼睛里,弄得酸辣酸辣的。在深呼吸几下后,我继续前进。

在我踏出第一步时,那第二个脚步声也同时响起,咯吱咯吱,我听得真切,一下子紧张到极点,浑身汗毛竖起。

我又四下照了照,并大声吼道:“谁啊?谁啊?”借着这声给自己壮胆。

回应我的只有无尽的黑暗。

其实我也明白,这都是自己在吓自己,这第二个脚步声应该是回音。我揉了揉太阳穴,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不然得把自己吓死。

古时候交通不便,人们要赶去较远的地方时,就难以避免要走夜路。人多还好,人少时,不免就会有些胆怯,于是人们就一边唱歌,一边走夜路。而赶的路多半是山路,于是就有了山歌。

我也可以唱唱歌壮胆,虽然我不会山歌,可流行歌曲倒是不少。于是我便唱起了歌,“吹呀吹呀我的骄傲放纵。。。。。。。”

还挺管用,大声唱出来后,不知为何心里就觉得舒坦许多,而且脑子里想着歌词,也无暇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走着走着,我忽然发现树越来越稀了,原来是每走走三四步就有一棵树,现在要走个十来步才有一棵树,这是要到了吗?

果然,再走个几分钟后,我看到前方有一大片空地,那片已没有树木,地上鼓着一座座小土包,每个土包前立着一块石碑,这就是坟地了吧。

我离那还有一段距离,看的不算太清晰,可这密密麻麻的土包也看得我胆战心惊,要是其中哪一个土包突然跳出个什么来,想到这,我不由得打了个寒战。

别想那么多了,就是呆一晚而已,睡着后很快就过去了。接着我继续唱着歌,慢慢地走过去。

随着我离坟地越来越近,我心里就越不舒服。是啊,这都是死人尸体呆的地方,我一个活人去了,能舒服吗?

我呼吸开始变沉重、急促起来,弄得一句歌词,愣是被我断成三句。我摇摇头,告诉自己没什么好怕。可越这样,我的心脏就跳得越厉害,砰砰快要跳出嗓子,我张嘴吸了几口凉气,想要闭上时,发现牙齿也开始咯咯打着寒战。

尽管这样,我还是在前进着。终于,我走进了坟地。进去的那瞬间,我眼睛无意间扫了扫前面的墓碑。顿时,我后背一凉,所有头发都快要立起。脚一软,差点坐在地上。

过了半晌,我才反应过来。吓死我了,原来是个布娃娃啊。是谁把这种东西放在这啊,怪吓人的。不管了,不看它便是。

我擦了擦汗,继续往前走,想看看有没有可以睡觉的地方。这布娃娃就放在前面的墓碑旁,要走过去,就要经过这该死的布娃娃。

我尽量保持者呼吸均匀,目不斜视的往前走。好奇心这个东西真是害死人,在我快要走过去时,我忍不住往那瞄了一眼,这一瞄吓得我整条腿都软了,这布娃娃做工很粗糙,本来就很恐怖了,不知道是谁用刀子把它的嘴划出一个微笑,然后又用黑粗线把它缝上。还把眼睛部位挖了出来,塞进去一个白色珠子,在珠子上戳了个洞,做成眼珠。

我又变得像上次那样,两条腿都在剧烈的颤抖,而且偏偏停在这该死的布娃娃旁边,更要命的是,这布娃娃渗人的眼珠子好像在盯着我。越这样我就越怕,越怕我就越走不动。

不行,我不能待在这该死的东西旁边,干!它真的好像在看着我。想着,我忍不住又瞄了一眼,我竟然看到它笑了一下。

顿时一股凉意从脚底板冲到头顶,我的脚一软,整个人瘫在地上。而那个渗人的布娃娃,就在我眼前不到一米半的距离,这一次,我看的更清楚了,不光是嘴,他全身都布满了密密麻麻的黑粗线,像是谁把它肢解了,又一针一线把它缝好。白白的眼珠子直勾勾的对着我,加上下面那个被缝上的微笑,显得特别惊悚。

它刚才笑了?我心里祈祷着上帝保佑,然后盯了这个布娃娃半天,没看到什么异样后,才重重的舒了口气。

就在我收回视线的一瞬间,我仿佛又看到它嘴角动了动,它又笑了!

我打了个激灵,又把视线移回去,死死盯住这个布娃娃,它那个布满黑线的微笑很是诡异,我盯了一会就觉得浑身不舒服。

不行了,我再也不想呆在这了。我本来就是胆小的人,证什么明啊,我真是吃饱了撑着才来坟地。我要回去,对,只要往回走,就可以离开这恐怖的地方了。

我一只手举着手机照明,另一只在地上奋力扒着,奋力将自己扒向来时的方向,然后连滚带爬的往前蹭了好几米。此时我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快跑!

我胆子本来就小,怎么敢一个人在坟地呆一晚上,就算胆子大的人也不敢吧,要是我死了,我父母会很伤心的,还有我家小猫。我还有功课没补,游戏也没通关。

我边胡思乱想,边**的爬着。因为我只有左手在爬,三个支点重心不稳,一不小心就失去平衡,我慌忙用拿着手机的右手去撑地,这一撑疼得我直咧牙。

我右手的伤?对呀,我是为了救柳滢心才来这的啊,又不是来玩的,怎么能说走就走。

柳滢心?一提到这个名字,我脑海里立马浮现起那时候的场景,她踮起左脚,胸脯轻挺、微微抬头、左手将脸颊旁的秀发向后拨了拨,突显出一条完美的曲线。“人家叫柳滢心,很清澈的滢心。”

不知为什么,我的腿竟然停止了颤抖,心脏似乎也跳得不是那么厉害了,我左手在地上撑直,尝试着一点一点起来,最终,我站起来了!这是爱情的力量吗?太扯淡了吧。

其实那时候我不明白,让我站起来的并不是爱情的力量,而是责任!责任可以让一个懦夫变成勇士!

白天不做亏心事,晚上不怕鬼敲门,更何况这也没门可敲。我站起来后,把手指插入头发里,用力的揉了揉整块头皮。有什么好怕的,不就是在坟地呆一晚吗。在哪睡不一样是睡。

我看了看前面的一棵树。那边的那些树可以算是坟地的分界线,在那里睡的话,会比较安心吧。但是那鬼老头是根据我身上的阴气,判断我是否在坟地呆上一宿的,我在那边睡的话,保不准阴气不够。

于是我又看了看我旁边的坟,这个看起来还挺舒服的,就这了吧。我走到墓碑前,这个墓生前是一个医生,活了六十来岁。我对着这个墓碑鞠了几躬,心说你生前救过无数人,也活了六十来岁了,死了就好好安息吧。小弟借你这宝地一用,睡一宿就走。

接着,我又走过去,靠着墓碑坐了下来,然后把手机闪光灯关了,抬头看着星空,渐渐遁入梦乡。

我当时并不知道,这一晚对我整个人生意义有多重大。

我只是知道,过了这一晚,我心里似乎多了什么东西。

------------------分隔线----------------------------------------

收藏和推荐都是不花代价的,希望大家顺手点下。

如果喜欢我的文,希望我更快些,可以来我的书友群。

Q群号:323690217

  • 奇幻
  • 职场
  • 耽美
  • 言情
  • 专题

最新小说

同类最新

大神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