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历史> 战神武安国
战神武安国

战神武安国枕头夜语

主角:武安国
《战神武安国》是枕头夜语写的一本历史小说,故事人物刻画很好,文笔又非常幽默,我很喜欢,故事情节连惯,情节松弛有度,背景宏大。本书主要讲的是:井盖被偷,他走夜路时掉了进去,醒来之后,发现自己竟然穿越到了东汉末年,成为武安国。 此刻,外有华雄在挑战,内有盟军在催促。面对着如此强敌,武安国难道会害怕? 不!手中的双锤早已饥渴难耐......
状态:连载中 类型:历史 时间:2021-11-16 12:51:08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 章节预览
  • 章节目录

“子义,我来找你吃饭了。”

“嗯?怎么没人啊?”

许久之后,房子里面都没有传来回应,武安国便推开房子,里面空无一人,连太史慈的个人物品都不在了。

怎么回事?

走进房里,武安国在桌子上发现了一封信,拆开来看,里面描写的内容是:

“霸侯兄,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离开了剧县,请不必前来挽留我,我知道你的志向远大,也有心想要助你成就一番事业,然而,我此次回来北海还有其他的要事,因为这一件事情,我非要离开这里不可,望君勿念,他日有缘再相见!”

看完之后,武安国叹叹气,因为家里的成员就只有他一人,所以府邸也没有几个下人,他们都各自有着任务,故而,在太史慈离开的时候,也没有人前去告知他,于是就此错过了太史慈,实在是遗憾。

“罢了!此事也不是下人的过错,只是就这样错过了太史慈,未免是太过可惜,可我也没有其他的办法,想要追他,又不知道具体方向,如之奈何?”

心情是有点失落,明明是已经煮熟的鸭子上了盘,待转过身来却发现,鸭子不见了。

武安国不是个好玩之人,大晚上的,没有手机,也没有电灯,所以,他很快就睡觉了,今天挨了一百大棍,哪怕是给屁股上了不少的药,但也还是会痛,躺在床上,稍微有点动作都痛得难受。

第二日,照旧早起,耍了一套太极之后,神清气爽,状态好好,昨日受伤的屁股也已经没多大的事了,完全可以和士兵们一起训练。

“身体果然是革命的本钱,要是我的身体不够强壮,这伤怕是再多躺几天也好不了。”

用完早膳,武安国简简单单地收拾了几套衣服,跟家里的下人交待完毕之后,他就背着包裹出去了。

昨日说过的话,自然是不能够不算数,他和士兵们一起住在军营,也没有什么不好的,除去增进感情不说,他还能更加了解军队的情况,有什么问题的出现,他都能及时知道,部下想要隐瞒他也不可能。

来到军营,看到门口停有许多马车,武安国很生气,这是哪家的马车?竟然敢到他的地盘来闹事?不知道这是军事要地么?

“怎么回事?”

军营门前有专门值班的士兵,他们能感受得到在这平静言语下面所隐藏着的愤怒,赶紧说道:“将军,这些都是其他大人的马车。”

“好啊!当我不存在是不是?明知道我今天会来军营,还敢如此做法,真是好极了!”

说完,武安国就见到宗宝从军营里面走出来,身旁还有几个女眷。

如果有人认真的观察武安国的话,那人就会发现,武安国现在的脸色阴森得可怕。

尽力压抑住内心的愤怒,武安国走过去,冷眼看着宗宝,什么话也不说。

宗宝顾不着与其他人说话,忐忑地询问武安国,他可是又做错了什么事情?

几位女眷知道他们有话要说,便离开了,这时候,武安国才说道:“你知道你错了吗?”

“属下不知道将军指的是?”

“军营里面不准有女人,难道你不知道?”

话还未说完,武安国又见到他的其他部下也有在女眷的陪同之下,从里面出来,这下子,他不能再忍了,这股火气憋得他实在难受。

要是只有宗宝是这样,可能他会为了照顾属下的脸面,而选择在女眷走后再批评,但这并不只是宗宝一个人,在军中有些地位的人几乎都是这样子,他能够不火气大么?

我要是照顾他们的脸面,那我自己的脸面要放哪去?

“放肆!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武安国话音刚落,就有一个女眷将他的话顶回去。

“呦!你这是谁呢?胆敢在徐司马的面前大放厥词,知道死字怎么写的吗?”

“哈哈,哈哈!”

说完,忍不住大声笑道,她本是青楼女子,一朝得宠,成为了徐司马的小妾,因为以前的经历使然,她极爱贬低他人,特别是男子,从中,她能够找到快感,那是一种和男女之欢不一样的感觉。

“很好笑么?”

武安国还没见到过如此狂妄之人,难道是不知道他的身份么?

有意思!

那女眷大概也发现了不妥,因为,没有人和她一起说笑,看她的眼神也不太对路,貌似惹到不该惹的人了。

用乞求的眼神看向徐司马,希望他能替自己说话。

徐司马的家境很普通,幼时曾被青楼女子所欺负,自此在心里面留下阴影,若干年后,他在军营之中有了不低的地位,开始出入在风尘之地,物色与记忆中相类似的女子,娶回家当小妾,方才的这位便是其中的一位。

他刚刚和另一位小妾说事说着正欢,无暇顾及到她,当知道发生什么事情的时候,他已无法阻止,她犯下的错自然会归结到他的头上,他必然会受到武安国的惩罚。

心中很慌乱,现在看到这贱人还敢向他求救,徐司马冲上去就是一巴掌,使劲了力气的一巴掌,在她的脸上留下一个大红印。

“徐司马好大的力气!这就是你的女人么?”

“统领大人,这贱人该打,一点都不懂事,大人能不能网开一面,饶了她?”

看着武安国,徐司马的汗水不住往下流,说是要饶过这妇人,实则是想要武安国放过他,大家都知道他的想法。

“你是想说什么?饶了她?还是饶了你?”

“这……当然是……”

武安国打住了他说话。

“荒唐!”

“当街辱骂朝廷命官,毁坏本将军的声誉,这是大罪,如何能免?”

“带女眷到军营,此更是大罪;你身为我的部下,又是她的丈夫,竟然还敢纵容她辱骂你的上司,罪加一等,我实在是没见过像你这样无耻之人,犯了错,还不敢认。”

“来人,带他们下去!”

“冤枉啊!大人,这全都是他指使的,我是无辜被逼迫的!”

知道这人是剧县的县尉武安国之后,妇人心中无比后悔,大声求饶的同时,把责任全推给徐司马。

徐司马当场也大声骂道:“你这无良妇人,我以诚心待你,没想到你却是如此恶毒。”

武安国不是来听他们争吵的,便喝令士兵将他们都带走。

做完这一些事情,武安国心中才舒服一些,看着其余之人,他笑了。

  • 奇幻
  • 职场
  • 耽美
  • 言情
  • 专题

最新小说

同类最新

大神推荐